首页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红色的鱼
红色的鱼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

 雪枝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好像鱼的灵魂刚刚飞到什么地方去了似的。

 提心吊胆地睁开眼睛…

 从刚才开始,鱼槽里的鱼就跳个不停。

 为什么只有今天晚上,才听到这个声音呢?雪枝想。作为海边一家小旅馆的女儿,雪枝就是听着这厨房里的响声长大的。对于雪枝来说,明天就要被做成菜的鱼,在鱼槽里跳跃发出的扑通扑通声,就应该是一首愉快的摇篮曲。说是这么说,今天晚上雪枝却被那个声音烦恼得直到天亮都没有合过一次眼。

 (是那条大鱼吧?是爹说的那条朝霞颜色的鲷鱼[20]在跳吧?)

 雪枝这样想。

 明天雪枝家里,应该有一场很少见的婚宴。为了这场婚宴,雪枝的父亲干劲十足地出了一趟海,钓上来一条格外大、格外美丽的鱼。当它被放到鱼槽里的时候,雪枝想,明天,这么一条漂亮的鱼被摆上餐盘端到婚礼上,新娘子又该是怎样美丽的一个人呢?

 可那条鱼的眼神好凄凉啊!雪枝又想,她骨碌翻了一个身。

 这时,她觉得好像有谁在叫她似的:救救我!救救我!是一个小小的、不可思议的声音,像遥远的海的呻一般,像嘶哑的风声一般。

 “谁?”

 低声这样问。不过,雪枝清楚地知道是谁,是鱼槽里的鱼的声音。是朝霞颜色的鲷鱼的声音。

 蓦地爬了起来,雪枝悄悄地朝厨房走去。俯下身,打开盖在鱼槽上的竹帘子一看,那条红色的鱼正在里头慢慢地跳着。比白天看上去更加鲜了,就像被系起来的鹿斑染[21]的带子似的。

 “刚才是你发出的声音吧?”

 于是,鱼直瞪瞪地瞅着雪枝,眼泪夺眶而出。鱼哭了。不出声地哭了。雪枝连大气也不敢,只是看着它。

 “我放了你,放回到大海里去。”

 雪枝飞快地说。不知为什么,她可怜起这条鱼来了。雪枝把一个大水桶到了鱼槽里,扑通一声把鱼捞了上来。然后,一只手拎着水桶,放轻脚步朝后门走去,冲到了外面。雪枝在那条是碎贝壳的路上一口气奔了起来。一边小心着不让水桶里的水洒出来,一边在白色的晨霭中朝着大海奔去,哗啦哗啦地冲进了大海。

 最后要把水桶里的鱼放回海里去的时候,雪枝招呼道:

 “好了,回到大海里去吧,下回可不要被抓到了哟!”

 于是,水桶里的鱼仰起头,看着雪枝说:

 “下回再见吧!”

 “哎?”雪枝吃惊地看着鱼“下回?”

 雪枝这么重复道,鱼平静、清楚地说:

 “因为你救过我的命,所以下回轮到我报答你了。让我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吧!”

 “…”见雪枝呆住了,鱼突然动了一下红色的尾巴,说:

 “好了,取下我的三片鱼鳞试试看吧!”

 见雪枝犹豫着,鱼催促道:

 “好了,快点快点!不用客气哟!”

 雪枝战战兢兢地伸过手去,揭下三片微微发红的、像樱花的花瓣一样的鱼鳞。鱼静静地说:

 “如果有了愿望,就把一片鱼鳞浮到海水里,叫声‘鱼、鱼’试一试。那样的话,不管我离开你有多么远,我也会飞过来的。一看到我的身影,你说出你的愿望就行了。不过,尽量在海湾没有波的地方把鱼鳞浮起来。”

 说完,鱼猛地朝上一跃,回到大海里去了。雪枝一个人呆呆地伫立在早上的海边上。

 雪枝十七岁。

 一个丝毫也不引人注目、在乡下长大的普通的女孩。她想,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好媳妇、一个好母亲,在这个村子里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就行啊。

 这样的雪枝的最初的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想让自己的头发变得美丽起来。是一直吹着海风长大的缘故吧,雪枝的头发总是干枯的红褐色。

 一天,雪枝下海去了。她选了一个没有波的静静的地方,把鱼鳞浮了起来。然后试着轻轻地呼唤开了:

 “鱼!鱼!”

 雪枝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等待着。水上泛起了一道又一道波纹,浮在水面上的鱼鳞滴溜溜地旋转起来,很快,那条鱼就扑地一下浮了上来。

 雪枝果断地说出了愿望:

 “让我的头发变得漂亮起来,变成像海底的裙带菜一样的头发。”

 鱼静静地说:

 “到了明天早上,你的头发就会变得漂亮极了。”

 雪枝点点头。

 太开心了,太开心了!就要拥有一头漂亮的头发了!

 雪枝哗啦哗啦地在水里奔了起来,接着,就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早上,雪枝的头发变得惊人的美丽了。手摸上去像丝绒一般光滑,颜色是深绿色的了。一头齐肩的直发,如果一动不动,又润又重,而一跑起来,则像丝线一样轻盈地随风飘舞。

 雪枝欣喜若狂。到今天,她才头一次知道变美了是多么地让人喜悦。

 然后还没过去几天,雪枝又下海了,把第二片鱼鳞浮到了水上。

 “鱼!鱼!”

 于是,水上又泛起了波纹,鱼鳞滴溜溜地旋转起来,红色的鱼又出现了。

 “让我的眼睛变得漂亮起来,变成像海上的星星一样的眼睛。”

 听雪枝这样请求道,鱼说:

 “到了明天早上你看吧,你的眼睛就会变得漂亮极了。”

 雪枝大叫了一声“谢谢”就跑回家去了。

 太开心了,太开心了,这样我就成了村子里最美丽的女孩了!雪枝的膛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雪枝的眼睛真的变得美丽起来了,像傍晚海上闪耀的第一颗星星一样的美丽。人如果被那双眼睛盯久了,就会晃眼,就会不由得朝下看去。

 “雪枝这孩子变得彻底漂亮起来了…”

 村子里的人们说。

 啊,人生是多么好啊!一种莫名的兴奋让雪枝的心中热乎乎的。

 雪枝变得爱照镜子了。变得爱买新衣服了。而且变得爱想什么时候来娶自己的好小伙子了。

 这样过了一两年,雪枝把那条鱼的事给忘到了脑后,她觉得自己那美丽的眼睛、头发都是天生的了。剩下的那一片鱼鳞,落尘埃,睡在梳妆台的抽屉里。

 到了二十岁左右,雪枝爱上了一个年轻人。

 那是这一带最富裕的船主的儿子。那是一个住在代代相传的大房子里,而且不久就要成为一家之主的人。那个年轻人说喜欢雪枝的头发和眼睛。在黄昏的松树林里,两个人见过好几次,很快,就定下了婚约。

 然而,村边上小旅馆的女儿,和有钱的船主的儿子却无法结成夫。年轻人的父母就不用说了,雪枝的父母也反对。村子里的人只要凑到了一起,就悄声地说起两个人的风言风语,然后歪着脑袋,轻轻地横着摇晃起来。

 尽管如此,雪枝美丽的头发和眼睛还是让年轻人难舍难分。他终于说服了父母,不顾别人的反对,要举行结婚式。

 只要有爱的话——这种时候,谁都会说的悄悄话——年轻人对女孩说了好几次。

 结婚式的前一天晚上,雪枝的父亲一个人嘟哝道:

 “这下,朝霞颜色的鲷鱼就上不了明天的餐盘啦!”然后,他瞅着雪枝这样说道“为了你,我坐船都不知道出海多少次了,可就是抓不住那条鱼!”

 他又说:

 “那是一条很难抓到的鱼。就因为这,才是吉利的鱼啊!传说如果那条鱼能摆到新娘子婚礼的餐盘上,一辈子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一辈子、幸福…)

 这句话,挑亮了雪枝的心。现在,雪枝紧紧地抓住这句话不放了。

 这种不般配的姻缘,也让雪枝感到不安。随着结婚的日子一天天近,不安愈发厉害了,连夜里都睡不着了。

 思考了一个晚上,天亮的时候,雪枝悄悄地拉开了梳妆台的抽屉,把那片干透了的鱼鳞拿了出来。

 “我出去一趟。”

 一个人话还没说完,雪枝就拎起水桶冲到了外边。

 在沿海的贝壳路上奔着奔着,雪枝突然回忆起了十七岁那一年的往事来了。回忆起了把朝霞颜色的鱼装在水桶里,一个心眼朝着大海奔去的那一天——

 她要把那天救过的鱼叫来,抓住它。抓住它,把它杀了,摆到自己婚礼的餐盘上。眼前一浮现出死了的鱼的那空的眼睛,雪枝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可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幸福地结婚,雪枝不犹豫了。

 这时,黎明的大海还是灰色的,像大口大口地着气似的,涨了起来。朝着那大海,雪枝没命地奔着。奔啊奔啊,水总算是淹没到膝盖了,她用哆嗦个不停的手,把鱼鳞浮到了水上。

 “鱼!鱼!”

 啊啊,尽管觉得自己的声音有毒,可雪枝还是尽可能用甜美的声音呼唤起鱼来。

 “鱼!鱼!”

 于是,水面上波纹扩展开了,鱼鳞滴溜溜地旋转起来,红色的鱼一下子冒了出来。雪枝用嘶哑的声音说:

 “你好。”

 鱼回答道:

 “好久不见了。”

 雪枝大胆地一口气说了起来:

 “我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我想在餐盘上摆上一条红色的鱼,想摆上一条朝霞颜色的鲷鱼。为了我的幸福,请帮我一个忙吧!”

 鱼用带黑点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瞅着雪枝。雪枝接着说:

 “如果把朝霞颜色的鲷鱼摆上餐盘,村子里的人就会认可了,就会觉得我们的结婚是天意了。”

 鱼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才动了一下鳃,用呻一般的声音说:

 “那样的话,你就把我带去吧!”

 “谢谢…”

 雪枝闭上眼睛,大大地了一口气,扑通一声把水桶放到了水里。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雪枝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鱼的灵魂刚刚飞到什么地方去了似的。

 提心吊胆地睁开眼睛…雪枝不吓了一跳,因为水桶里的鱼,看上去就宛如一块红色的碎布似的。雪枝的脸色变得苍白,不住伸出一只手要去捞鱼,可雪枝什么也没有抓到。水桶里只是映着一片云。只有一片朝霞的影子慢慢地晃动了一下。

 缓过神来的时候,天空已是一片玫瑰了。就仿佛红色的鱼升到了天空上,成群结队地游过来了似的,天上是一片美丽的朝霞。

 注释:

 [20]鲷鱼:又称加级鱼、大头鱼,产于深海,多带绯红色。味鲜美。在日本,多用于祝贺、喜事。

 [21]鹿斑染:一种染出凸起的白色圆圈花纹的染法。花纹为细小斑点,如鹿斑一样整齐排列。  m.UAixS.Com
上章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