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有天窗的屋子
有天窗的屋子

 好些年前去山里的时候,在一幢有趣的屋子里投过宿。

 那是朋友的别墅,是一幢有点像山小屋风格的建筑,不过,屋子有个天窗。

 天窗真好。一到夜里,从天花板上那个被切成正方形的窟窿里,看得见星星,看得见月亮,看得见走的云。因为那房子的天窗镶着一块透明的玻璃,所以白天虽然有点儿晃眼,但晚上,却能遮蔽雨,暖烘烘地有一种在野外宿营的感觉。

 一开,我一个人在那屋子里住了三天左右。当我被各种各样的悲伤着、精神几近崩溃、不再想活下去的时候,一个好心的朋友劝我来到了这里。

 "在我的山小屋里静养一段时间吧!这会儿,一个人也没有,安静不说,院子里的辛夷花开了,漂亮极了。"当我看到那株覆盖了小屋半个屋顶、枝繁叶茂、开了白花的辛夷树的时候,我长舒了一口气,感到终于来到了一个能慰藉心灵的地方。

 屋子里有一个小厨房,我在那里一个人做的饭。或从河边采来水芹,做成酱汤,或把八角金盘的芽裹上面粉油炸,或凉拌不知道名字的绿叶子。白天听小鸟脚,晚上眺望着天窗外面的天空进入梦乡。

 就这样,到了第三天晚上——

 那天夜里,恰好是满月。从天窗里进来的月光,分外明亮,我觉得自己就好像坐在海底上似的。

 辛夷树的影子,清晰地落到了铺在天窗正下方的被子上。我还是头一遭看到树的影子这样鲜明,简直就如同工笔画一样地映了出来。当有风吹过的时候,即使是仅有几朵花簌簌作响,被子上的影子也会摇晃起来。就连最远的那个树枝尖儿上的花骨朵儿的影子,也会静静摇晃起来。突然,影子中仿佛飘出了花朵们的笑声。

 "太美了…"我两手撑在被子上,细细地瞅着影子。我情不自地伸出手,去摸影子的花。于是,发生了什么事呢?我仅仅是摸了一下那鼓鼓的花的影子,它就带上了一点银色。我吃了一惊,又去摸别的花的影子。结果,那些个影子也"嚓"地放出银亮的光,就好像是花丛中星星一颗接一颗地亮了起来。

 我走火入魔地摸起新的影子来。落在被子上的影子,总共有三十个吧!我从一头摸起,当所有影子都染成银色的时候,我的心中充了难以形容的感动。我如痴如醉地眺望了这些美丽无比的东西片刻,冷不防伸出手,试着去摘最小的一朵银色的花。

 于是,花的影子被我捏住了。

 夹在我手指之间的影子,还是花的形状。而且,依然是那种魅幻般的银色。

 "哇啊,妈妈,不得了!我抓住花的影子了!"我情不自地这样喊了起来。

 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又犯了儿时的毛病呢?我是最小的一个孩子,以前,不管是高兴也好,吓着了也好,必定要"哇啊,妈妈"地大喊大叫…当我想起来妈妈三个月前去世了的时候,头突然一阵昏沉,我闭上了眼睛。一股奇妙的悲伤涌了上来,我快要流泪了。啊啊,月亮在天窗上看着我,看着要哭出来的我在笑…这么一想,我睁开了眼睛,被子上花的影子,又回到毫无变化的灰色。我沐浴在天窗下的灰色影子里,向落网的小鱼一样,坐在那里。

 我顿时就不过气来了,一骨碌躺倒了。于是,接二连三地回忆起了以往的悲伤与烦恼。我一边眺望着天窗对面大大的月亮,一边想,要是不下山,就这样永远地对着天空好了。然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过,第二天早上一醒过来,吃了一惊。

 因为我手上紧紧地捏着昨天晚上的影子。

 那是一个呈花的形状、银色的东西。虽说是音,但发出的是旧银子的暗淡的光,特别薄,对了,薄得就像铝箔一样。

 "太让人吃惊了…"我重重叹了一口气。被从天窗进来的朝阳一照,房间里的树影虽然还在晃动,但那不过是普通的影子,再怎么,再怎么想抓起来,都没有用了,只有这个沐浴着昨天晚上月光落下来的影子…

 我把花的影子托在手上细细地看过之后,轻轻地装到身上的口袋里。

 自从把一片花的影子占为己有开始,我的耳朵就变得能听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声音了。只要我呆在那个屋子里头,不论是做饭也好,读书也好,上方总会有一个细细的声音在呼叫:

 "还回来,还回来,把影子还回来。"这时候,我吃惊地仰起头,是白色的辛夷花在天窗上晃动。

 (树在看着我啊。)

 这种感觉让我吓了一跳。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又岂止是来到这里以后呢,生下来以后还一次也没有过),我对于"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识。至于树会呼唤人、会盯着人看,连想也没有想过。然而这一刻,对于我来说,辛夷树却变成了有生命的对象。

 我坐在天窗正下方,仰着头,试着"喂"地招呼了一声。结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干吗?"辛夷树说话了。

 "啊、啊,为什么能抓住影子呢?"树回答:

 "是月亮在恶作剧哟!"见我愣在那里发呆,辛夷树用甜美的声音继续说:

 "月亮特别喜欢这个天窗呀!因为昨天晚上是满月,就干了那种事情,把我的影子施了魔法。可也没想到会有人把它揪下来啊!""对不起。因为那时花的影子实在是太好看了,不知不觉…"我低下了头。于是,树发出了有点尖的声音:

 "可我好为难啊。影子被拿走了,那个地方好痛啊!""哎,是真的吗?""是的呀。虽然你觉得那不过是一朵花的影子,但养分会从那个地方跑出来,有时候整株树就这样完蛋了。"我想,这下可闯祸了。辛夷树一边在风中摇动,一边说:

 "今天晚上,请还回来吧!"见我不吱声,它又叮嘱我一遍:

 "今天晚上月亮出来、我的影子一映到地上,就务必把他还回到原来的地方呀。"我点了好几次头。

 有时候会有这样的事情,一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的东西,可真让你撒手了,却又突然舍不得了。自从树说把花的影子还回去之后,我就怎么也不想撒手了。

 花的影子越看越漂亮。什么地方的珠宝店,才会有这么美丽的银色的东西呢?把它轻轻地贴到前,树的生命就朝自己这边过来似的。贴到耳朵上,就能听到树的温柔的声音似的。

 当把花的影子紧紧地攥在手心里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

 尽快离开这幢小屋!既然已经决定把它拿走了,就绝对不能再沐浴着那魅幻般的树影子、再在天窗下面睡一个晚上了。那么,就趁早下山吧…

 我急忙收拾起行李,穿起衣服来了。啊啊,树在上头盯着我哪——这么一想,我手脚就吓得冰凉了。我顾不上了,把衣服和书往箱子里一,管它呢,以后再整理吧,就冲了出去。"砰"地一声关上门,在关上了的门之前才一抬起头,就面撞上了辛夷树。我连忙低下头,屏住气,看也不看它一眼,从它前面跑了过去。

 然而,还没有跑出十步,那细细的声音就从身后追了上来。

 "还回来,还回来,把影子还回来。"

 我想是要抖掉那个声音似的,一边用力摇头,一边跑。帽子吹飞了,珍珠花踩烂了,好几次险些摔倒了,可我还是在飞跑。

 "还回来,还回来,把影子还回来。"

 那个声音,直到我下了山、来到巴士车站,还紧追不舍。

 幸运的是,一个小时只有一趟的巴士,恰好在这个时候来了。我不顾一切地冲上了巴士的踏脚板、一股坐到了最前头的座位上。巴士马上就发车了,飞速奔驰起来。坐在座位上,我按住悸动的口,兴奋一点点地消退了。于是,我觉得小屋里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是幻觉一样了。树开口说话,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蠢事呢?拾到影子,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怪事呢…然而,那个闪耀着黯淡银光的花的形状的东西,就装在我的衬衫口袋里,我不知道这应该如何解释。

 回到家里,我用一细细的链子把花的影子船上,当作护身符,挂到了脖子上。我怕一不小心把它放到了抽屉里,就那么消失了。

 就这样过去了几天,我慢慢地恢复了健康,心情也好多了。周围的人看到我这个样子,都说亏得去了山里。

 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认为我身体中洋溢出来的不可思议的朝气,是因为去了山里三四天的缘故。

 以前我早上一起来,就头昏脑的,可自从脖子上挂上了花的影子以后,一看见从木板套窗的隙里透进来的阳光,就兴奋起来了。遇到人,也会笑着打一声招呼了。工作也顺利起来了,灵感一个接着一个。吃饭也香,晚上也睡得好了。是的,所有的一切都好得不可思议了。

 不久,我就结婚了。还有了孩子,有了自己的一座小小的屋子。

 这样有一天,我碰到了好久不见的那个山小屋的主人。

 聊了一阵近况之后,我轻声说:

 "真想念那个有天窗的屋子!"想不到,朋友却说出这样让人意外的话来:

 "那个屋子啊,去年已经坏掉了。""怎么会…"见我一脸不解,朋友答道:

 "伤痕累累啦!""哎?是被白蚁蛀了吗?""是树哟!那株辛夷树!"接着,他告诉我:

 "屋子紧挨着大树,可真是不好啊!每年落下一大堆叶子,把雨水管都堵死了,屋子破坏得很厉害。虽然经常修理,可那叶子掉得也太吓人了,细细一查,才知道那株树生病了。""…""当发现的时候,已经烂了,树干已经成了坑坑洼洼的空了。这还不算,上次刮台风的时候,树枝有咔嚓一声折断了,落到了屋顶上,把天窗彻底砸坏了!"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憋住气,只嘟囔了一句:

 "果然…"还回来,还回来,那个声音又在我耳边复苏了。而我这时清清楚楚地知道了,就因为我从

 一片花的影子里得到了树的养分、重新站了起来,树却死了。

 "我干了对不起的事情啊…"我轻声地自言自语。

 于是,我的口突然热了起来,充了一种说不出是悲伤还是感动的回忆。就好像天窗上晃动着的那一大片雪白的花,原封不动地移到了我的心里,又接着燃起了白色的火似的。  m.UAiXs.Com
上章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