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冬姑娘
冬姑娘

 不久,

 冬姑娘就冲着遥远的北方的森林,

 吹了一声尖厉的口哨。

 冬姑娘,是坐在白菜山上来的。白菜堆在运货马车上,从北方的村子“咣当咣当”地来了。农夫坐在马车上,用巾包住脸,赶着马。

 “嗨——嗨——白菜送来喽!”

 农夫一个人自言自语。离城里市场近了才该说的话,一高兴,这会儿就从嘴里溜了出来。不过,城里还远着哪,还要在枯萎的原野上跑好几个小时。

 “啊——”

 农夫打了一个大哈欠,迷糊糊地打起瞌睡来了。

 就是这个时候,冬姑娘轻轻地坐到了马车上。

 从前,冬姑娘也穿着长长的棉坎肩。可现在,全都换上了洋装,围着红色的围巾,穿着长筒皮靴。还有,就是今年还戴上了耳环,仔仔细细地化了妆。

 冬姑娘坐上来的那一刹那,原野一下寒冷起来。马猛地一哆嗦。

 (哼!这女娃子年年来坐呢!)

 马生气了。堆得像山一样的白菜就够呛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跳上了别人的马车,这不是瞧不起人吗?今年一定要把这个小女娃子甩下去!

 于是,马就放开速度狂奔起来。马车“哐当哐当”地一阵剧烈摇晃,一棵白菜滚落了下去。农夫睁开了眼睛,慌忙去拉缰绳。

 “驾驾!不能安静一点吗?”

 可是,只发生了这么一点事。冬姑娘仍然若无其事地坐在上面。

 “哼!”又咂了一次嘴,没办法,马只好又一步一步走了起来。农夫又开始打起瞌睡来了。

 红红的太阳,在蓬蓬的树林那边放出微弱的光。走了一会儿,马站住了,往回看去。马想看看冬姑娘是个什么样子。

 冬姑娘坐在白菜山上,盘起了两条穿着长筒皮靴的腿。长长的围巾被风一吹,像市场的旗帜一样飘飘扬扬。

 “还打扮得花枝招展呢!”

 马嘲笑道。

 “那么漂亮的围巾,是谁给你织的呢?”

 冬姑娘开心地回答道:

 “是俺娘织的!俺娘这会儿正在织一条大大的、大大的披肩哪!”

 “哼!那么,这双长筒皮靴是谁给你的呢?”

 “这是俺爹的!俺爹这会儿正在皮袄呢!”

 “嗨!”马缩了一下肩膀“那么说,下个月,你老娘就要披着那条披肩来坐马车了?”

 “嗯嗯,”姑娘点点头“然后再过一个月,俺爹就要穿着皮袄来麻烦你了。”

 听了这话,马的心情糟糕透了。

 “俺把话说在前头,马车可不能白坐。”

 “你怎么这么说…”冬姑娘吃了一惊,眨巴着眼睛“俺们从很久很久以前,不就是坐你拉的马车来的吗?再说,俺一个人只不过才花瓣那么重。”

 “可是啊…”马谆谆教诲似的说“如今这个世界上,不要钱的事可一件也没有了。再怎么小的东西,也要花钱买;再怎么无聊的活儿,也要付谢礼。”

 “是吗?”

 “是啊。所以,你要是想坐到城里头,就要付给俺谢礼。”

 “…”冬姑娘犯愁了,自己身上没带一分钱。于是,马毫不在意地说:

 “也用不着什么特别的东西。比方说,像那条围巾就行。”

 “围巾?”姑娘尖叫起来。

 “这可不能给你!这是俺娘一针一线给俺织的。”

 听了这话,马刁难地说:

 “是吗?那么俺也就只能对不起你了。从这里起,俺一步也不往前走了。”

 没法子,冬姑娘只好摘下围巾,给马围上了。红色的围巾一圈一圈地到了马的脖子上。

 “噢,可真暖和啊!”马足地点点头,马上就“咣当”一声拉起车来了。

 马拨开浓密的枯草,往前走去。

 “啊啊啊啊,这片原野上连条路也没有。”

 马叹了口气,发起牢来了。就在这时,马的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好主意。马看着前方,说:

 “喂,冬姑娘呀,你那漂亮的长筒皮靴,能不能借俺一下?”

 白菜山上的冬姑娘回答说:

 “这可不能给你。爹花了十天才出来的!”

 于是,马就故意呼哧呼哧地气,然后前腿晃了几晃,一下子停住了:

 “脚太痛了,一步也走不了啦。这片原野上净是碎石子。要是穿上了那双长筒皮靴,也许会好受一点。”

 于是,冬姑娘勉强把长筒皮靴了下来。马把它们穿上了。

 “嗯,真舒服。”

 嘎巴嘎巴,长筒皮靴发出了脆脆的声音。

 农夫还在睡着。马车上是白菜的山。冬姑娘无打采地坐在上头,肩膀那里,一片片灰云飞来飞去。

 走了有多远呢?

 马突然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咦呀?”

 马悄悄回过头去。摘下了围巾的冬姑娘的前,晃动着一条长长的项链。那玻璃球撞到一起,发出了木琴一般的声音。马一下子想要那项链了。

 “喂,冬姑娘呀!”

 马停住了脚。

 “俺前好冷清啊,你那玻璃球能让俺戴一戴吗?”

 “…”冬姑娘一脸恨恨的表情。可马还紧追不舍地说:

 “没有它,俺连一步也走不动了哟。”

 于是,冬姑娘伤心地把项链摘了下来。

 马戴上了项链,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杂技团的马了。穿着长筒皮靴的前腿往前迈一步,项链就丁零丁零地响一下,红色的围巾就随风飘了起来。马这个高兴啊。

 “还是头一次这么快乐!”

 可这是一匹贪得无厌的马。还有什么可以要的东西呢?马又回过头去。

 那双眼睛停在了冬姑娘那美丽的脸上。然后,停在了冬姑娘那长长的睫上。这个姑娘粘的是假睫。马眨了眨眼睛。

 (俺的睫就够长的了,可这女娃子的睫更长!)

 而且,还是卷曲的,闪闪发光。

 (好,最后再打扮一下,把它们也要过来吧!)

 马自己点了好几次头,轻轻地招呼道:

 “喂,冬姑娘!”

 冬姑娘朝这边转过脸。

 “我想要你的睫。”

 冬姑娘吃了一惊。今天仔仔细细地化过妆了啊!新的睫,花了好长时间才粘上去的。如果把它们也摘掉,那太不可想像了!于是,姑娘就努力装出一副糊涂的样子,眼睛骨碌一转:

 “哎呀,睫是粘在眼睛上的呀,怎么能取下来呢?”

 但马不肯服输:

 “连谎话你都不会说。俺知道,你戴的是假睫。俺见得多了,城里的姑娘粘的都是假睫。”

 “…”“好了好了,快把睫摘下来,让俺戴上吧!要是不让俺戴的话,俺连一步也不想动了。”

 冬姑娘哭丧着脸,把自己的睫给了马。

 马车又慢地前进了。不久,马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轻轻的哭泣声。

 (嘿,我还不知道她哭了哪!)

 马这样想。不久,冬姑娘就冲着遥远的北方的森林,吹了一声尖厉的口哨。马一点都不知道。

 一开始,马的假睫还不错。眼睛上面,像多出来一个庄重的天鹅绒帽檐似的。

 “睫一漂亮,气质就出来了。有血统证明的名马,就是这种感觉吧?”

 这匹马,老早以前就向往这种东西了。它有一种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匹英雄马。

 四下里还是一片茫茫荒原,但是,如果把它想像成凯旋勇士的回归之路的话,也就不觉得苦了。如果把拉着的马车,想像成一车战利品的话,也就不觉得重了。一进到城里,等待着它的将是喇叭、掌声和五彩的纸屑。

 “快!快!”马自己激励自己道。

 就这样,又走了有多远呢?

 突然,马觉得一只眼睛的睫上好像开了一朵小小的白花。

 (呀,五彩纸屑也撒得太早了呀!)

 马站住了。另一侧的睫也“噗”地开出了一朵白花,然后,它一飘落下去,睫上又开出了一朵新的花。落下去的花,眼看着越来越多,很快,放眼望去,是的,马的眼睛所能看得见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白花了。

 那就像梅花一样,软软的,发出一股好闻的味道,像幻觉一样朦朦胧胧…

 “哇!”马赞叹不已。

 白花在地面上一点点地积了起来,不一会儿,这一带就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不得了!”

 马眼神呆呆地嘀咕了一句。过去它曾经喝过一点啤酒,那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不过,没过多久,马的长筒皮靴的一半就陷在花的里头了。脖子上和后背上,也全都是花。如果不是不停地摇晃身体,花就把它得不能动弹了。

 “什么时候谁曾经说过,花瓣没什么重量,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马着气朝前走着。然后不时地停下来,眨巴着眼睛。积在睫上的花,让它看不见前方了。

 不过,那白色的原野怎么走、怎么走,也没有一个尽头。马突然不知道自己是在朝前走,还是又返回来了?要不就是在原地踏步?视野里全是白花。如果说听到的…啊啊,那条项链那温柔的声音呢?马的周围,是一个完全没有了声音的世界。可尽管如此,身后的马车却迅速地变得沉重起来。

 马受不了了,失去了知觉。

 “呼——”

 吐了一口白气,跌跌撞撞险些要摔倒的时候,缰绳一下子被拉住了。

 “驾驾!马上就要到了!”

 这是一个熟悉的嘶哑的声音。

 “已经看到市场的旗帜了,再加把劲儿!”

 (市场?)

 马猛地睁大了眼睛。就在那一刹那,耳朵冷得都痛起来了,寒气从脚底下嗖嗖地冒了上来。

 “没想到大雪会来得这样早!”耳边响起了农夫的声音。

 (雪?)

 马突然扭头朝身后看去。

 白菜山上,是雪山。那个姑娘怎么也看不见了。清醒过来一看,围巾、长筒皮靴和项链都消失了。马身子都透了。

 “嗨——嗨——白菜送来喽!”

 突然,身后响起了农夫的声音。到城里了。

 马又高兴起来,加快了脚步“扑闪扑闪”地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上,开出了美丽的白色的雪花。  m.UAiXS.Com
上章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