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夫人的耳环
夫人的耳环

 一到满月的时候,夫人就会跑过大海,

 到这里来吧?

 蓝色的袖兜在风中嗖嗖地舞动着,

 捂住戴着珍珠的两个耳朵、屏住呼吸,跑过来吧?

 公馆夫人的耳环丢了。

 听说那是镶着淡桃红色的珍珠、价值连城的东西。前一天的晚上,一只耳环,不知被夫人丢到公馆里的什么地方了。

 “夫人的耳环丢了。清扫的时候,请注意一下啊!”第二天早上,上了岁数的女仆领班的声音,在长长的走廊里从头至尾地回响起来。

 小夜一边用抹布擦地,一边想:耳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不过,那之后很快,公馆里的人就被叫到夫人的房间里,去拜见那个耳环了。

 剩下的一只耳环,被收到了木雕宝石箱里。银链上是一粒大得惊人的珍珠,宛如清晨的水珠一样,闪闪发光。公馆里的女仆、书童和花匠们仔细地拜见着。

 “听好了,发现了与它一模一样的东西,请立即送到我这里来。今天,垃圾里也要好好翻一翻。”

 女仆领班紧张得声音都哆嗦了,对众人这样命令道。

 这个时候,夫人正悲痛绝地瘫坐在隔壁房间的丝绸坐垫上。夫人穿着浅蓝色的和服,系着同样颜色的带子。这样一位传统娴淑,连一次西装都没有穿过的女人,昨天晚上怎么会戴上了耳环呢?小夜不懂了。听说那耳环,是夫人结婚时主人赠送给她的礼物。

 说是这么说,不过,小夜连一次也没有见到过主人。尽管来这家公馆效力已经半年过去了。

 听说主人是一位富商。说是港口里有一艘大船,从事着从海那边的国家往回运宝藏的买卖。

 “所以啊,一年到头几乎都在海上了,很少回来。就连我,也还没有见到过。”

 女仆领班这样说。那时候小夜就想,那样的话,夫人也太寂寞了!

 这天黄昏。

 当小夜意外地在院子里的栀子⑦树下发现了那粒珍珠的时候,别提有多吃惊了。

 是去药店给夫人买头痛药、匆匆回来的时候。仿佛从栀子花上滚下来的一滴珠似的,珍珠飘然落到了昏暗的院子里的黑土上。

 小夜不住拾了起来,搁在手上,屏住呼吸凝视着这个宝物。然后,悄悄地戴到了自己的右耳朵上。

 这样不行!必须马上送过去!一边自己说给自己听,一边还是想戴一次耳环,结果小夜没能说服自己。

 戴上了耳环的耳垂儿,怎么会是一种又重又热的感觉?小夜不由得晃了一下头。她想,原来那些高贵的人,就总是这样一种感觉活着的啊!

 就在这时。

 小夜那戴着耳环的耳朵,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声音。

 “哗”的一声涌过来,哗啦啦地笑着远去了。又“哗”的一声涌过来,笑语喧哗地消失了…啊啊,这是海边的声音。

 因为小夜就出生在海边的一个渔民的家里,海的声音,是绝对不可能听不出来的。

 小夜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于是,那个声音就充了小夜的脑海、膛,不,是整个身躯,不停地“呜——呜——”叫着,形成了汹涌波涛。

 来呀、来呀,小夜听到从声音那边传来了低沉的呼唤声,是精神作用吗?然而这时,小夜已经成了这不可思议的耳环的俘虏了。

 “这就去、这就去、这就去——”

 小夜大声叫道。然后,就那么戴着耳环跑了起来。

 朝着大海、朝着大海,朝着波涛尽头那个呼唤着自己的不可思议的声音的方向——

 公馆离大海相当远。如果坐火车要三十分钟,如果步行要半天吧?可这天夜里,小夜却真只是那么一跃,就到了大海。跑过什么地方、怎么跑过去的呢?小夜只记得袖兜在风中嗖嗖地叫着,家家户户的灯光像星座一样眨巴着眼睛,天上回响着黄的月亮那不可思议的鼻歌。小夜捂着戴着耳环的耳朵,只是没命地跑着。

 啊啊,热热,耳朵热,小夜大口大口地着气。

 尽管如此,小夜还是追赶着发烫的右耳里那个不停地回响着的呼唤声。那声音,温柔而甘甜,说是这么说,那却是一个无法形容的英武的男人的声音。

 当清醒过来的时候,小夜已经在大海上了。

 小夜竟然从沙滩上一下子跳到了海里,在水上跑了起来。

 夜里的大海,就像是一块又黑又重的布。而且,从海的尽头、水平线那边,那个声音又“来呀、来呀”地呼唤起来。

 在海上跑了有多久呢?

 小夜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岛的黑影。小岛沐浴在月光之下,闪着光。当小夜终于抵达了那座小岛的时候,小岛猛地一晃,说起什么话来了。

 没错,小岛确实说话了。就用那个声音说:“到这边来。”随后,那个声音就呼唤起夫人的名字来了。那一瞬间把小夜吓了一跳。

 定睛仔细一看,那不是一座岛,天呀,竟是一头鲸!鲸那两只细细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夜。接着,又惊讶地再次呼唤起夫人的名字来了。小夜低着头,前言不搭后语地回答道:

 “哦、哦,我、夫人的使者来了。”

 “使者?使者是什么意思?”

 鲸非常吃惊地说。然后又问:

 “她生病了吗?”

 “…”小夜想说什么,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来了。换了一个方向,想飞快地返回沙滩,但腿却动不了了。

 这时,小夜恍然大悟了。

 夫人的丈夫,原来就是大海里的鲸!

 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小夜就曾经听说过有魔力的鲸的传说。说是在离岸不远的海上,住着一头不可思议的鲸,嫁给了这头鲸的姑娘,不但住在豪华的宫殿里,身边还有成群的仆人服待。而一到满月的夜里,她就会佩戴上美丽的宝石,去和海里的鲸会面。

 小夜哆嗦起来。啊啊,天哪!自己竟代替夫人到这里来了…

 鲸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夜,然后静静地说:

 “告诉我,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那声音,悲伤得有点颤抖了。

 小夜一句一句地说了起来。夫人一只耳环丢了、自己拾到了,结果稀里糊涂地就来到了这里。

 听完了,鲸叹了口气。是一声如同吹过森林的风一样的深深的叹气。然后只说了一句“这是不可以的啊”鲸的眼泪就夺眶而出了。

 “我说过多少次了,耳环是两个一组。我说过了,绝对不可以只戴一个耳朵。而且,一旦别人知道了耳环的秘密,就完了。”

 “完了?什么完了?”

 小夜睁大了眼睛。

 “我们的结婚啊!我给子的梦啊!鲸给人间的姑娘的梦,和钟的摆一样。为了来到这里又肯定能回去,我把两粒珍珠作为耳环给了她。如果只用一只,那就完了。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小夜想,这下可惹了大祸!那时要是立刻就把耳环还给夫人就好了。如果那样的话,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了…

 接着,小夜又责备起自己的轻率来了,只戴着一只耳环,就到这样的地方来了。少了另外一只戴在左耳上的耳环,小夜怎样才能回到陆地上去呢…

 直到刚才为止,还绷得紧紧的,连一丝微波也没有的大海,这会儿,晃来晃去,像是在呼吸似的摇晃起来了。

 (怎样才能从海上回去呢…)

 就在小夜走投无路地叹了一口气的时候,怎么样了呢?

 小夜已经坐到了鲸的背上。小夜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爬到鲸那巨大的、滑溜溜的身体上来的,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正在鲸背上摇晃着两条腿,眺望着大海。

 (月亮月亮,救救我!)

 小夜在心里祈求道。

 “你用不着担心。”

 鲸突然说。

 “魔法马上就要解开了。耳环的魔法,这就结束了。你一点也用不着担心。”

 这话让小夜稍稍放下心来。然后,迷糊糊地想起了公馆里的夫人。

 一到满月的时候,夫人就会跑过大海,到这里来吧?蓝色的袖兜在风中嗖嗖地舞动着,捂住戴着珍珠的两个耳朵、屏住呼吸,跑过来吧?

 小夜突然眼泪汪汪了,鲸也啜泣起来。

 “所谓的魔法,真是一种让人悲伤的东西啊!”鲸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嘟哝道。

 小夜看着海上的月亮,慢慢地向西方移去。她看着它,感觉好像日子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好几十年似的。

 天亮时分,小夜站到了公馆院子里那棵栀子树下。

 女仆领班那吩咐早上工作的声音,响了起来。窗下新的白百合花开了。

 和往常一样的公馆的早上。平静、爽快的一天开始了。

 然而这个时候,小夜却像一个疯了的女孩似的,眼睛闪闪发光,披头散发地闯进了公馆。

 “夫人、夫人…”

 一边这样叫着,一边冲进了夫人的房间。

 夫人陷入了比昨天更深的悲痛之中。接着,用有气无力的细细的声音,自言自语地说:

 “剩下的一只耳环也消失了。在朝阳中溶化了。这下,全都完了啊…”夫人的手上,托着一个空空的宝石箱。

 “夫人,另外一粒珍珠,我…”

 小夜刚说了一个开头,伸手去摸自己的耳朵时,那只耳环也像珠一样消失了。

 随后没有多久,公馆就衰败了,夫人回乡下去了。

 闲下来,女仆们凑在一起悄悄地说,大概是因为主人的生意失败了,不寄钱回来,公馆才衰败了吧?

 只有小夜知道事实的真相。

 实在是太悲伤了,小夜离开了公馆。

 注释:

 ⑦栀子:茜草科常绿灌木。高约2m。叶长椭圆形,对生。初夏开有芳香的白花。  m.UaiXs.COM
上章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