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声音的森林
声音的森林

 机灵的阿蕾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那是谁在学舌!

 妈妈老早就说过了,

 黑森林里头全是妖魔鬼怪!我绝对不能发出声音…

 所说的“声音的森林”是一片魔幻般的森林。

 那里没有一个动物,只有一片遮天蔽的老槲树③。槲树全都是“模仿他人的树”

 举个例子来说,就像这样——

 一只布谷鸟误入了这片森林。布谷鸟被它的森、寂静吓坏了,不由得“谷、谷——”地小声叫了起来。

 于是,立即飒飒地刮起了一阵风,森林里的槲树的叶子模仿起布谷鸟来了。

 谷、谷——、谷、谷——、谷、谷——、谷、谷——…

 整片森林仿佛都变成了布谷鸟的巢似的,一片片树叶一边抖动着,一边不停地唱着。布谷鸟吃了一惊,好半天连大气也不敢出,然后才又试着叫了一声:“谷谷谷。”随即槲树的叶子就又一边抖动,一边学起舌来。

 谷、谷、谷、谷谷谷谷…

 那声音变成了让人骨悚然的不出声的笑声,向森林的深处传去,不久,就与遥远的风声一起消失了。布谷鸟猛地战栗了一下,最后放声大叫起来:

 “谷、谷——!”

 于是,马上就涌起了声音的漩涡,布谷鸟被卷到了恐怖的深渊!布谷鸟蓦地一下子蹿了起来,在森林中狂地兜着圈子,最后累得疲力竭,一头栽到了地面上。

 森林一下子又变得鸦雀无声了,一动不动地等待着下一个猎物。

 一片可怕的声音的森林。

 不知有多少动物误入了这片森林。不论是哪一种动物,都像被囚在镜子房间里的人害怕自己那些映象一样,自己被自己的回声吓怕了,在森林里抱头鼠窜,结果用完了力气,倒了下来。

 有时也会有人闯进来。比如,像追捕猎物而误入这片森林的猎人啦、在雾中走错路的樵夫什么的。

 这些人全都被到了树里头,成了森林的养分。

 话说离开这片森林不算太远的地方,住着一户垦荒的农家,家里有一个小女孩。

 女孩长得像花蕾一样,所以,村里人都叫她阿蕾。

 每天早上,父母下田耕地之后,阿蕾就一个人去喂了。这孩子戴着麦秆已经绽开了的草帽,系着母亲的旧围裙。双手在口袋里,阿蕾呼唤起来了:

 “咕——咕、咕、咕、咕。”

 一听到这个声音,们就全都“呼啦”一下聚集到女孩的身边来吃食了。

 可是,里头有一只公却非常任。这只公又高又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加上又长了一个美丽无比的冠,所以,多少没把小小的阿蕾放在眼里。

 这天,不管阿蕾怎么叫,公就是把头扭向一边。红色的冠竖得直直的,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森林。

 那黑沉沉的、在风中沙沙摇动的大森林,好像在叫着自己似的。对于公来说,那远比阿蕾可爱的呼唤声、一点点食要有魅力多了!它觉得在那起伏的林涛中,就好像藏着梦幻与冒险似的。

 公猛地倒竖起一身白,突然发出了“喔”的一声尖叫。接着,就飞上了天空。它飞得又低又快,就如同一个白色的球。

 “哇啊啊!”阿蕾惊呆了。

 我们家的公逃走啦!飞上天逃走啦!

 阿蕾张开双臂,追了上去。

 公那白色的羽散落下来,它仿佛疯了一样,向着声音的森林的方向一直飞去。阿蕾在后面紧紧追去。

 “等一等——等一等——”

 女孩的帽子被吹飞了,大围裙在风中呼呼作响。

 就这样,不一会儿的工夫,公和阿蕾就钻进了那片声音的森林。

 声音的森林里森森的。既听不见小鸟的声音,也听不见小溪的声音。

 然而,随着公“喔、喔——”的一声叫,所有的树叶都好像等不及了似的,发出了一个相同的声音: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听到这声音,公别提有多兴奋了,它甩着尾巴,朝着森林的深处、深处跑去了。但这时,机灵的阿蕾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那是谁在学舌!妈妈老早就说过了,黑森林里头全是妖魔鬼怪!我绝对不能发出声音…)

 于是,阿蕾紧紧地闭上了嘴,只是啪哒啪哒地跟在的后面追去。公叫一声,森林就会一边抖动,一边学一声。如果闭上眼睛,那就让人感觉树上都落似的。那一刻,阿蕾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喔、喔——、喔、喔——、喔、喔——…

 很快,天就黑了。

 在昏暗的森林的小路上,阿蕾终于追上了一头栽倒了的。公叫累了,跑累了,翻白眼了。

 (总算是抓住你了!)

 阿蕾蹲下身,抱住了公。公又甩动着冠要逃走,于是,阿蕾就一边抚摩着公的背,一边轻声唱了起来:“睡吧睡吧,小…”那是阿蕾的妈妈编的的摇篮曲。到了晚上,只要阿蕾在小房子前头一唱起这首歌,吵吵闹闹的们简直就像是中了魔法似的,一下就静静地睡着了。

 “睡吧睡吧,小

 太阳落到森林里了,

 南瓜花也睡着了,

 锹和铲子在小棚子里,

 井里的吊桶做梦了,

 睡吧睡吧,小。”

 为了不让森林听到,阿蕾把嘴贴到了公的头上,用极轻、极轻的声音唱着。

 可是,这是一片耳朵非常尖的声音的森林。

 一棵棵槲树立刻就沙沙地抖动起来,开始学着唱起了阿蕾的歌:

 “睡吧睡吧,小

 太阳落到森林里了,

 南瓜花也睡着了…”

 不过,因为这首歌的曲子非常好听,不知不觉中,森林的歌声就变成了悠扬悦耳的轮唱。

 而且槲树们模仿着阿蕾,唱着唱着,就变得心情舒畅起来,就困得不行了。于是,树叶的轮唱就一点一点地慢了下来,不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锹——和铲子在…小棚子里…

 井里的吊桶…吊桶…

 吊桶…做梦了…

 睡吧睡吧…睡吧睡吧…”

 (咦?)

 阿蕾竖起了耳朵。

 森林的歌声一点一点地变小了,变得断断续续了,没多久就一下子消失了。那之后,不管阿蕾发出多么大的声音,连一丝声音也没有了。

 阿蕾抱起公站了起来,然后,在黑暗的森林里竭尽全力喊了起来:

 “妈妈——”

 于是,怎么样了呢?月光从树叶的隙里,一闪一闪地泻了下来。槲树的叶子立刻放出了银色的光。然后,它们一边睡,一边轻柔地摇了起来。

 还是头一回有月光这样明晃晃地进声音的森林。月光照亮了阿蕾回家的小路。

 是一条弯弯曲曲的、长长的小路。

 天快亮的时候,阿蕾抱着公,回到了家里。妈妈已经准备好了热牛,等在家里了。

 进到声音的森林里,又活着回来的,这个女孩和公是头一回。

 注释:

 ③槲树:壳斗科落叶乔木。高约10m。叶互生,呈倒卵形,叶边呈不规则的锯齿状。雌雄同株。长于山野。  M.uAIxS.com
上章 黄昏海的故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