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章
第四十三章 心之深浅
叶启温和蒋淑惠的战争犹在继续,叶飘回家的时候,叶启温刚巧从卧室里气恼的走了出来。身后传来的蒋淑惠的哭喊声在宽敞的屋子里格外清晰:“叶启温!你别走,咱们今天把话说清楚了!也不算我为难你!”

 这样的声音让父女间的碰面尴尬到了极点。

 “回…回来啦?”叶启温托了托眼睛说。

 “离婚吧!”叶飘冷冷地说“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既然她接受不了你,你也忍受不了她,干吗非要捆在一起呢?”

 叶启温静静的看着叶飘,他走到她身边,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臂弯里说:“如果没什么事,陪爸爸出去散散步,好吗?”

 叶飘望着叶启温疲惫却慈爱的眼睛,默默点了点头。

 “你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他们团里最漂亮的琴师。”走在院子里,叶启温说。

 “比廖绸珍漂亮?”叶飘问的唐突却直接。

 “嗯,比廖绸珍漂亮。”叶启温笑着说“在我心里,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是你妈妈,第二漂亮的,是你。”

 叶飘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刚刚太苛刻了,而现在,她想好好听爸爸说一说。

 “我第一次见你妈妈,是去看他们的演出,我记得特清楚,那天她是第五个节目,二胡独奏。她穿了一件孔雀绿的旗袍,上面用金线绣了两朵牡丹花,那样子,真是美极了!”

 叶启温说得很动情,眼睛里闪着光,好像倒映着蒋淑惠年轻时的影子。

 “说实话,我当时都没仔细听曲子,她一上台我就懵了,心想,怎么还有这样的女子啊!后来他们团长带我们去后台慰问演员,和你妈握手时,我特激动,说:”蒋同志,你拉得《赛马》实在太经典啦!‘,旁边的同志哄堂大笑,你妈低着头也笑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王叔叔忍不住捅捅我说:“人家拉的是《二泉映月》,你不会这都没听出来吧?魂飞哪儿去了!’这我才恍然大悟,闹了个大红脸!”

 叶飘“咯咯”的笑了起来,她想父亲这样文质彬彬博学多才的的人,当时可不知是如何的窘了。

 “后来不用我说,所有人都看出我对你妈的意思了,他们团长做媒,我们就正式谈了恋爱,没过多久,就结婚了。那时候,我一月工资才39。5元,你妈也才28元。我们双方家里还都有老人,日子过的很紧,可你妈从不抱怨什么,特别能吃苦。怀你的时候,我被派到西安学习,你爷爷又得心脏病住院了,家里家外全靠她一个人,有一次她自己着肚子去换煤气罐,被人撞了一下,差点出了人命,可这些都是邻居告诉我的,她一个字都没跟我提过…要出国来,就是那会下的决心。我想,一定要让你妈过上好日子!”

 叶启温停顿了一会,轻叹口气,接着说:

 “我爱你们,十分十分的爱。可是,你妈妈和你,好像都不这么认为。”

 “可是爸爸,那…那廖绸珍呢?你和她之间的,不是爱吗?和妈妈比起来,你们不是更谈得来么?”

 仿佛离了父女间的桎梏和责难,叶飘以平静的态度询问叶启温说。

 “飘飘,你认为的爱,是什么呢?”叶启温反问。

 “至少…是忠于自己内心的。”叶飘想了想说。

 “你说得对,但你想没想过,人的心是多变的,也许今天喜欢你的头发,明又会恋他的眼神,谁又说头发和眼神不能产生爱呢?爱总是由各式各样原因产生的,只不过,爱了之后却不可以那么各式各样。如果没有责任、理解、包容、坚持,和很多很多你认为与爱情无关的东西,那么爱情只是一种卑劣自私的人的情而已。”

 “爱来自心之深浅,每个人都有自己刻骨铭心的很爱,和终其一生的最爱。有些爱,失去比得到更好;有些人,离开比守候更幸福。因为,在不能相互碰触的距离,你们才能看得见最美好的彼此,才能珍藏某个永远不想忘记的感觉,才能各自微笑着好好生活下去。”

 叶飘怔怔的看着父亲,他冲着她微笑,表情慈爱、纯净、坚定、明媚。

 就像曾经那个一样慈爱、纯净、坚定、明媚的少年。

 沧桑的和青涩的两个笑容叠加在一起,在那一瞬间,叶飘感觉自己的心被释放了。

 其实后来叶飘一直想不出父亲的这些话到底是早准备好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但无论怎样,这些语句所起的作用彻底改变了他们近乎破灭的生活,当然,那是很多年后,时间加以验证的。

 “所以,爸爸,你不会离开我们,对吗?”叶飘问他。

 “嗯,不会离开。”叶启温坚定的回答。

 “所以,爱,应该让人幸福而不是痛苦,对吗?”叶飘接着问。

 “嗯,是幸福。”

 “所以,我们的心,总会有点疼呢,对吗?”叶飘按住自己的口笑着说。

 “嗯,恐怕…会有点疼。”叶启温也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口上。  m.UaiXs.CoM
上章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