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章
第二十一章 战场
到了晚上九点,叶飘的脸颊仍然没有消肿的意思,可是已经不能再耗下去了,蒋淑惠对女孩子夜不归宿极为反感,雷已庭只好送叶飘回家。

 然而叶飘根本没想到,居然有一群人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她。

 风褚宁守在大门口,看见叶飘的一霎那,他几乎是冲过去的。

 “还好吗?涂药了么?怎么肿得这么厉害?”风褚宁捧起叶飘的脸颊心疼的问,手指甚至微微发颤。

 “没…没什么的。”叶飘没想到风褚宁会如此紧张,有点不知所措。

 “已经冷敷过了,过两天会消肿。”雷已庭冷冷地说。

 “你干的?”风褚宁走向雷已庭。

 “嗯。”雷已庭第一次在风褚宁面前低下了头。

 “不是的,是…”叶飘还没说完,风褚宁的拳头已经挥了出去。

 雷已庭的脸向斜上方扬起了45度,他抹抹嘴角,刚想回手,却被叶飘紧紧抱住。

 怕再伤了叶飘,雷已庭这次没有挣扎,只是狠狠的对风褚宁说:“她不由你负责!”

 “哥!你们干什么!”雷楚云听见动静,从屋里跑了出来,拦住风褚宁喊。

 “怎么回事?…我的天呀!”蒋淑惠也走了出来,她的英文语调很是别扭。

 “都进来吧,进来再说。”叶飘冷静地说。

 “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得…”蒋淑惠拉过叶飘仔细端详。

 “妈,没事的!让我自己处理好么?”叶飘躲过蒋淑惠的拉扯说。

 “处理?别用那种外国腔跟我说话!你看看你现在是副什么样子!”蒋淑惠生气地说。

 “伯母,真的没什么,有点误会而已!”雷楚云忙解围说。

 在雷楚云的劝说下,蒋淑惠半信半疑的走了回去,风褚宁和雷已庭却仍然对峙着,像两只角斗的兽。

 “我走了。”雷已庭对叶飘说。

 “别让我再看见你!”风褚宁说,他很少说这样的话,因而听起来格外冷峻。

 “管好你该管的事情!”雷已庭看了一眼雷楚云说,她的脸上已经是凄楚。

 这是两个男孩子的第三次冲突,然而战场却仿佛已经不在雷楚云这里。

 “我明天再去看你!”叶飘推着雷已庭向前走了两步,雷已庭冲她笑了笑,转身离去。

 “你一下午去哪儿了!知道我多着急么!”风褚宁拉住叶飘说。

 “哎呦!”叶飘被他扯得疼了一下。

 “怎么了?我看看!”风褚宁忙松开手,低下头认真看她的脸颊。“疼么?”

 “不疼啦!”叶飘笑笑说“是误伤的,你怎么不问清楚就打人!”

 “啊?已夕说…”风褚宁茫然的说。

 “你听她的?”叶飘无奈地说“那还不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你瞧瞧,她都不好意思来看我了”

 “雷已庭说的也不一定对,你别总去找他。”风褚宁说,语气竟然酸溜溜的。

 “我倒是总想找你,可找得到吗?”叶飘有点埋怨地说。

 “怎么找不到?你不找我,我这不不也找你来了吗?”风褚宁笑着说。

 叶飘也笑了,虽然现在脸上还红肿着,虽然雷已庭被无辜的打了一拳,虽然蒋淑惠的责骂很丢人,但是因为风褚宁奋不顾身的回护,叶飘还是觉得很快乐。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转身向院子里走来,然而,在看到雷楚云近乎绝望戚戚切切的身影之后,他们的笑容瞬间凝固。

 太过于投入温情之中,以至于他们都忘了,还有一个人一直站在身后。

 “我…回去了。”雷楚云强掩饰着失落说“你没事就好。”

 “我送你。”风褚宁不假思索口而出,说完之后他却不偷偷看了叶飘一眼,叶飘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刚才脸上的光华消失了。

 雷楚云牵着风褚宁的手,凄凉的笑了笑。

 风褚宁微微一怔,说:“手怎么这么凉?”

 “大概是,有点冷吧。”雷楚云低下头。

 “那…我们先回去了。”风褚宁对叶飘说,却没有看她的眼睛“自己要多小心,知道么?”

 “慢点走。”叶飘淡淡地说,独自走回了家。

 远远看去,那互相搀扶的两个人就像是一个人,短暂的“出轨”之后,他们又都回到了自己固守的位置,风仍是风,云仍是云,叶飘仍是孤独的那一个。

 可能太阳和月亮也不喜欢自己的位置,只是千回百转之后,形成了独特的平衡,也就不变了。

 叶飘努力的想把这一切复述给棉棉,但信了又写,写了又竟是不能成文。

 因为,越是回忆,强烈的心痛就越是难耐,甚至已经渐渐超出了叶飘的控制…  m.UAiXs.Com
上章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