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章
第二十章 温柔的鲜血
雷已夕的尖叫几乎刺穿了叶飘的耳膜,她匆忙站了起来跑向雷楚云的房间。

 在那个原本整齐的屋子里,一切都变得混乱不堪,雷楚云紧紧地抓着雷已庭,雷已庭的眼睛就像被点燃了一样,而雷已夕则站在门口不停的咒骂,那些五花八门的下话,她竟然说得无比顺畅,和街头的小混混不相上下。

 “你这个杂种!”雷已夕竖起中指大喊“滚回你的意大利老家吧!”

 雷已庭彻底被怒了,他甩开雷楚云,冲上去就是一掌。

 “啪”一个格外响亮的耳光。

 叶飘被打得嘴角淌血,脸上一片绯红。

 她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挡在了雷已夕面前,替她挨了这力道十足的巴掌。

 “叶飘!”雷已夕扶着叶飘惨叫。

 “快…快擦擦。”雷楚云跌跌撞撞的爬过来,递上一条手绢。

 “你走开!”雷已夕拉住叶飘说“离她远点!”

 叶飘脸上火辣辣的疼,被雷已夕猛地一扯,不了一声。

 “好!我走!你轻点,别动她了!”雷楚云退后一步。

 雷已庭有些茫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女,她漆黑的长发丝一般的散落在地,白皙的脸上鲜红的指印格外显眼,像一幅被拆拼的图画。但她的眼神里却没有怨毒,反而却有很多的怜爱。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雷已庭的手掌很配合的疼了起来,生疼生疼。

 “你敢打人!”雷已夕咬牙切齿的说“你还是不是男人!怎么下的去手!”

 “我是男人,但不是绅士。女人在我这里没有优待,尤其是你这样的。”雷已庭收回了刚才的灵光一现的温柔,继续他的无赖。

 “是啊!我怎么能把你当男人看待呢!根本就是个…”雷已夕马上还击,毫不示弱。

 “够了!”叶飘喝住了喋喋不休的雷已夕“都别闹了!”

 “想走的留不下,想留的走不了!在这里废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你们每一个都应该比我这个外人更明白吧!”叶飘冷冷地说。

 三个雷姓的人都默默低下了头,理性终于在叶飘的鲜血中适时回归。

 “我走了。”雷已庭说,他背冲着雷楚云,没有回头。“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

 “已夕,我也走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好吗?”叶飘很认真地说。

 雷已夕撇撇嘴走了出去,雷楚云感激的望着叶飘,叶飘冲她微微点了点头。

 叶飘忍着疼痛走出了大门,她紧跑了几步在巷尾追上了雷已庭。

 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地走着,可能是因为雷已庭眼睛的独特颜色,他整个人的感觉都是灰色的。而他的背影格外显得孤寂,像是一只苍狼。

 “你…去哪?”叶飘说。

 “找个地,能睡觉就成!”雷已庭说,他仍旧是来时的装扮,T恤衫,破牛仔和一个旧纸箱。

 “要不和我一起走?叶飘贸然说,”我认识个人,他什么地方都能找到。“

 雷已庭看了看她,说:“也好。”

 Gerry是主意最多的人,找一个可以住的地方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做这件事情的酬劳很简单,那就是叶飘答应他,劝说雷已夕和他约会。

 叶飘买了汉堡和汽水做晚餐,两个人都饿了,随便坐在桌子上吃了起来。

 “这个阁楼阳光不好,但是租金很合算。”叶飘环顾四周说。

 “我不适合阳光,无所谓。”雷已庭说。

 “雷楚云适合。”叶飘说“所以她不会跟你来。”

 雷已庭没说话,专心的吃着汉堡,好像并不在意这件事。

 “过去的事情谁也挽回不了,也许她们并不像你所想,爱情是不能控制的。何况,你把楚云带出来,又能怎样呢?会保护她一生一世么?”叶飘有点黯然的说“楚云和你妈妈不一样,她遇到了好男人。”

 “好男人?我看可不一定!”雷已庭冷冷地说。

 “他…当然是好的!”叶飘坚定地说,因为说的太用力,使红肿的脸颊疼了起来,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

 “别说了!”雷已庭猛地把汽水倒在了地上,叶飘紧张得看着他,稍稍错开了一点。

 雷已庭把纸杯里剩下的冰块倒在袋子里,他拉过叶飘,把攒成一团的袋子敷在了她的脸上。

 “干…干什么?”与雷已庭如此亲近,让叶飘有点尴尬。

 “让你别说话!”雷已庭轻扳过她的脸说“不怕疼了?”

 混合着桔子味的冰块蹭在叶飘脸上凉丝丝的,很舒服,舒服得她有些分不清这奇妙的冰凉感觉是来自冰块还是雷已庭的手指。但是,这丝毫没能降低温度,叶飘的脸仍旧火烧火燎的,而且越烧越旺。  M.UaIXs.COM
上章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