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41章 加外离退休
贺小小玉首轻扬,眸子的一丝清醒又瞬间转为离:“叔叔,你不要,我们不可以那样的,我是你同学的女儿啊。”话落,她的玉嘴便吐出一声的呻。看此,叶宇哪不知道这丫头已是强弩之末了,此时分明是强装着。

 他的手又加大了力度,从小腹来到了贺小小的大腿部,同道:“不要那样说,这一此刻我只是一个男人,并不是你的叔叔。”

 话虽是那样说,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陈仙梅。发现她正在睡觉,一颗心放松了不少。同时心中升起了几许愧疚。玩自已同学的女儿,这…叶宇愧疚之余,又觉得刺不已。

 叶宇的手指摸她的那个地方,令贺小小更加的难受,她如蛇一般的细带动着浑圆的部摇出一阵阵的波涛:“不,不要,叶叔叔,你别摸了,小小好难受啊!”感受着女孩下面体,叶宇知道到时候了,当下手指伸进她的内,爬在她的身边,开始轻吻她如玉般的耳垂,再到那修长的,有如天鹅般的玉颈。

 在叶宇的吸引下,贺小小全身颤抖着,嘴里发出阵阵舒畅的呻。叶宇轻轻板动着她精致下巴的,将她的脸转过来,大嘴一张,轻吻着她的红润小嘴,同时,手不停抚摸捏她那对浑圆翘的酥

 在叶宇的‘双管齐下’,酥麻一阵快过一阵,她的身体痉挛起来,着。“叶叔叔,不,你不要摸了…我好像了…”

 叶宇并不是莽撞之人,虽然将手伸进贺小小的内当中,但是他的手指并没有向要害‘进’,而是在她稀稀的只有几的地方上爱抚着。虽如此,但是从来没有被人家摸过那个地方的贺小小亦感到前所未有的刺,下身体泛滥。

 这丫头还真是天真啊,竟然说那是,不过叶宇也不会纠正她的。他又肆意地将贺小小那红润香甜的舌头进自己嘴里嬉一会儿后,随后又将津渡入她的嘴里才满意地松开嘴。

 笑道:“好像了哦,那就将你的小内了吧。”说话的时候,叶宇将贺小小搂了起来,让她支在自己的身体,俯首在她前,嘴巴一张,着她娇的酥

 同时手往下将自她内扒了下来。贺小小那双白腿部之间的神秘地带就了出来,叶宇顿时心醉神,热血沸腾,猛地爬了上去。贺小小“啊”了一声,脸上的红开始通过脖子延伸到那鼓鼓的部。

 叶宇一用力,叶宇不由打了个冷颤,摊开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了叶宇的脊背,如花的脸上发出一阵痛苦,嘴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黑色的沙发上,红云飘过,洒成一朵丽的红梅。

 感觉到到自己的痛苦,贺小小清秀的眉结成了‘川’形,她拼命地想要推开在她身上的叶宇,但是这会儿,她醉酒无力,而且叶宇早已进入到那极乐世界,浑身充了力量,她又如何推得动呢?

 在叶宇高超的技巧下,她身体上的痛苦慢慢在减少,随之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她长长呻了一声,随后便醉在叶宇的爱抚当中了。

 …也许是半个小时,也许更多一点,叶宇终于发完毕,而这时贺小小觉骨酥筋软,良久之后,她长长地一口气,才感觉灵魂回体,身体有一些知觉,不过刚才那飘飘仙的快并没有离去。

 贺小小闭着眼睛静静地在上躺了一会儿,身体回复了一些体力后,才坐了起来,看着沙发上那凄厉的红血,双眼一阵发呆。这时她的酒已经醒了七八分了,两行清澈的泪珠不由自主地从眼里溢出,看向叶宇的时候,多了一丝幽怨。

 而这时,叶宇整个人全部清醒了,看着沙发上的红,他只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再看到贺小小那样子,他心中的愧疚更深:“小小,你,你怎么了,你说话啊?”说话的时候,搂过贺小小柔弱的香肩,右手温柔地替她拭掉脸上的泪水。

 “以后我怎么办啊?”一直以来,她对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成帅气的叶宇颇有好感,但那都是一个后辈对于一个长辈的喜欢吧。

 可是想不到刚才他竟然…想起,贺小小的泪珠源源不绝地溢出。在此之前,她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突然失去了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心中那种空的感觉,令她无所适从。

 听到那话,叶宇不知所措,毕竟这个女人不是寻常的女人,她是自己的同学的女儿,这是她的第一次。一想到这一些,叶宇心中有些慌了。他知道这时贺小小心很,让她一个人考虑一下也好的。

 他自己也要想一下今后怎么办?当下便松开放在贺小小香肩上的手,默默收拾着零的沙发。当他拿着贺小小身下那团鲜红的卫生纸时,激动得双手发抖。真是个纯洁如玉的女孩啊,叶宇心里感叹着。

 他既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又为自己享受到了如此纯洁的女孩而感动。看到贺小小好像止不住似的,越来越多,叶宇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坐在了她身边,不停地说:“小小,你放心,干…叔叔会替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的。

 我会永远关心你,帮助你的。等你高中毕业后,我会送你到外国最好的学府留学,让你将来…“他本来想自称干爹的,可是对她做了那种事情,自己又有什么脸面做她的干爹呢?“就只有这样吗?”

 叶宇不敢看贺小小有些气愤,有些怨怼的眼神,将脸转过去,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小小,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贺小小冷冷地看着叶宇:“你知道吗,我失去我最宝贵的东西,你的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我的贞洁回来吗?我…5555…”

 “你,你别哭。”贺小小那样子,叶宇着实吓坏了。同时对自己刚才兽行刚到悔恨。他现在一方面怕贺小小这个纯洁的女孩子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在她心里留下阴影,另一方面则怕她的哭声将陈仙梅吵醒了。

 “你怕我将我妈吵醒。”这个慧质兰心的女孩子第一时间便猜出了叶宇的用意。“唉,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说此,叶宇认真地看着贺小小:“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那样做吗?”

 果然贺小小立马被她的话题转移了心中那份苦楚,问道:“为什么啊?”“因为你太漂亮了。”说此,叶宇看贺小小的脸上闪过一抹讥笑,忙补充地道:“你知道处在我这层次的女人,见过的女人很多,其中也不乏美女,但她们之中,却没有一个有你让我控制不住的。”

 对于自己的巧言令,叶宇心中有些羞愧,不过想想,只要能安慰得了小小,这又算得了什么。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其实在她们的心目中想要的认同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多。

 天生丽质的贺小小从小到达也不乏有人夸她漂亮,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那样夸过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喜意。那喜爱有如疗伤药一般,让她心中的痛苦立马小了许多。

 原本有些苍白的脸立马浮过几许嫣红:“鬼才相信你呢?你们这些当官的连自己同学的女儿都搞,说的话如何能信?”

 叶宇一听便急了,拍着口保证道:“小宝贝,你别不信啊,我叶宇可以发誓如果刚才我叶宇所说的话不是句句出于真心,便叫我出门给车…”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给贺小小的玉手挡住,道:“你别说了,你要是给车撞死了,以后m市百姓岂不找我拼命。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小宝贝。”

 “好好,以后不叫了,要叫就叫心肝宝贝。”宇不住地伸出舌头了贺小小那放在他嘴上的小玉手。他的这一个动作,又让贺小小羞红了个大脸,她嗔看了叶宇一眼道:“说啥,你别来,我们快收拾一下吧,等一下我妈要醒了。”

 说此,她就要起身穿衣服,甫一站起来,便发觉下身体好痛,支撑不住,又要倒在沙发上。叶宇眼急手快的扶住她的娇躯,关心地问道:“小小,你怎么了?”

 贺小小愁着眉,横看了叶宇一眼,埋怨地道:“好痛啊!”“第一次是那样的,以后我轻一点。”叶宇小心地赔着不是。同时心中也暗暗放松了。现在看贺小小那样子,是不会将这事跟她爸妈讲了。

 “哼,想得美,还有下次啊。”贺小小的脸上洋溢出一种动人的笑,将眼睛转过他处。就在他们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陈仙梅醒了,她摸了摸有些酸涨的头,看了一下叶宇,道:“对不起,我酒量浅,竟然睡着了。”叶宇忙道:“没事,没事的。”

 叶宇心想:“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刚才你女儿已经被我睡了。”要按照这个说法,你就是我的丈母娘了。想想,自己的同学做了自己的岳母,这…“小小,我睡了多久了啦?”

 贺小小看了一下手上的电子表,道:“妈,现在快十二点了,你睡了有两个钟头了。”“哦,这么晚了。”陈仙梅看了一下叶宇,问道:“叶宇,现在时间晚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好。”走在女儿身边的陈仙梅突然发现女儿不知为什么走路将腿张得有些开,怪怪的,便问道:“小小,你怎么了?”听母亲问起,贺小的脸有些红,道:“没有什么,刚才上洗手间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那没事吧。”陈仙梅一听有些急了,问道:“要不,去医院看看。”这事如何能看呢?贺小小脸色通红,羞急道:“不用,不用。没事的,歇一下就好。”说此,她头一转,正好看到了叶宇在看偷笑。

 这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故意落后陈仙梅一步,玉手用力狠狠地在叶宇的上抓了一下。察觉到身边没有女儿,陈仙梅不由回头一看,正发现叶宇不知为何苦着一张脸,问道:“叶宇你怎么了?”

 “没事,刚才我也不小摔了一个跟头。”“哦,那要小心点。”听着叶宇的解释竟然跟她一个样,贺小小的嘴角出一丝笑意。

 前面的陈仙梅并没有发现女儿那抹奇怪的笑,对于女儿与叶宇走在一起,她也并没有多想。毕竟叶宇刚才不是认了她做干女儿吗?干女儿陪干爹亲密一点,也没有什么的。

 后面的贺小小看母亲没有在意,顿了顿,张开手心的一张小纸条。这张纸条是刚才叶宇偷偷给她的,上面写着:“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

 ***今天李家昌那边并没有什么安排,叶宇坐在他的常务副市长办公室里面阅读着远方国际购买m市纺织厂的合同。

 以前他虽然挂着常务副市长,但这些大事情上,基本上都是许青云一个人说的算了,有时连常委会都没有开过。所以一直以来,在m市有一个诡异的现象,就是世人只知市长许青云,而不知市委书记苏震远。

 看着看着,叶宇不皱了一下眉头,其中似乎有些问题。m市纺织厂是m市最大的国有企业,也是m市唯一一家在上海股票易所上市的股份制企业,辖下现有职工4532名,加外离退休,退休的干部员工800多人。

 可以这样说,在m市50万的常住人口当中,几乎每一个家庭都跟纺织厂发生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接今天李家昌那边并没有什么安排,叶宇坐在他的常务副市长办公室里面阅读着远方国际购买m市纺织厂的合同。

 以前他虽然挂着常务副市长,但这些大事情上,基本上都是许青云一个人说的算了,有时连常委会都没有开过。所以一直以来,在m市有一个诡异的现象,就是世人只知市长许青云,而不知市委书记苏震远。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