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40章 动人的妖
他的手再也没有丝毫阻碍地抚摸到了贺小小浑圆的小股,一种属于少女特有的温润,柔滑,细从掌心处传来,叶宇亦不兴奋地‘哦’了一声。

 贺小小感觉叶叔叔的手在她的小股上,像面团似捏着,奇怪的,这样她非但没有感觉到痛,相反的,还有一种很怪异,很酥麻的感觉。她的身体更热了,人倒在叶叔叔的身体上,玉首轻扬,嘴里吐出一阵阵本能的,难明的呻

 就在叶宇要进一步时,灯倏然亮了。明亮的灯光刺着他们的视觉,贺小小倏然清醒了许多,从叶宇的身上离开,感觉着叶宇的手还在她的股上,又羞又恼地瞪了叶宇一眼,嗔道:“坏蛋,氓。”

 叶宇闻言,只得将他的手从贺小小的股上移开,随后看着贺小小。发现她虽然有些羞恼,但并没有生气,胆气立壮,牵过贺小小的玉手,有点调笑的感觉:“小丫头,都是你太漂亮,太人了,让我变成坏蛋,氓了。”

 “哼,你现在倒怪起我来了?”贺小小嘟着一个小嘴,是不。看着翘起的那一抹因为喝酒而变得格外红润的小嘴,叶宇都不住地想亲上一口了:“不,不,都怪我,怪我受不住惑。”

 看着叶宇的那猛口水的坏样子,贺小小颇觉好玩得意,咯咯一阵娇笑道:“哼,这还差不多,回去后,写份检察给我。”

 “好丫头,你真是大胆,叔叔到现在还没有给一个人写过检察呢?”说此,叶宇借机地将贺小小搂了过来,轻轻地她的股上拍了几下。

 这会儿,贺小小倒没有拒绝,只是娇笑地道:“你们这些当官的不是最爱人家写检查的吗?”贺小小本来今天喝了不少的酒,经过一段时间,酒劲已经完全上涌了。

 刚才所以清醒,全是受了灯光的视觉刺。这会儿她整个人又觉得晕沉起来,软声地道。“我头有点晕,我们过去吧。”看着淘皮可爱的贺小小,叶宇是怜爱,笑道:“要不要,我抱你过去啊?”

 “才不要呢?”贺小小没好气地瞪了坏笑的叶宇一眼,随后轻声地道:“你扶着人家过去就可以了。”这丫头果然是一个妙人尤物,这会儿竟以只有情人夫的称呼…人家。

 刚坐在沙发上,贺小小无力地斜靠在沙发背上,突然没有了大舞厅里的音乐刺,酒的作用便趁机涌上了贺小小的心头,贺小小头一歪,不由自主地瘫软在了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失去了知觉。

 叶宇见此,吓了一大跳,赶紧坐过去,右手揽过贺小小光滑的粉颈,往自己怀里拉,轻唤道:“小小,你怎么了?”听到叶宇的呼唤,贺小小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叶宇那惊急的模样,心中颇感高兴欣慰,道:“我没事。

 “说完身子便软如棉花般,顺势倒在了叶宇的怀里。看着贺小小那依偎在自己膛上漂亮的小脸蛋儿,及那红润,吐着香气的小嘴,叶宇心中大动,是酒味的大嘴又准确地贴在了贺小小的樱上。

 贺小小本能地挣脱开来,说:“叶叔叔,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家吧。”“现在时间还早呢?我们多呆一会儿。

 “说此,叶宇涎笑地看着贺小小,道:“小小,你真漂亮,再让我亲一下好吗?”看着叶宇那无赖的样子,贺小小嗔道:“你无赖。”

 ***看贺小小并没有表现出怒气,叶宇胆气又壮了许多,垂涎地看着她,道:“谁叫你这丫头那么人,叫叶叔叔都忍不住了。”说完叶宇的脸又凑了上去,在贺小小白有如婴儿般的小脸蛋亲了一下。

 贺小小身体一颤,有如受惊的小兔子,想要逃离叶宇的身边,无奈她此刻有酒意了,迷糊糊的,身体没有多少力气。

 稍微移了一下身子,便又倒在沙发的靠背上,她瞪了叶宇一眼,羞恼不已道:“我是你同学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那种话来?”说话的时候,她的玉手悄悄摸了刚才被叶宇亲的地方,一圈圈红晕在她的玉脸扩散,那羞涩的娇态,有一种让人不住地为之抨然心动的魔力。

 这丫头不得了,现在便有这等‘妖’力,再长大后,可不知道会美到一种什么样的境地。看贺小小有所推迟,叶宇便想以退为进:“小小,对不起,我…”

 看叶宇一个堂堂的大市长向她道歉,贺小小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忙道:“叶叔叔,你不用那样说。小小其实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不过人家还从来没有被人亲过,就给你…小小觉得你好分而已。”

 “怎么了,你在学校没有男爸朋友啊?”改革开放后,在中国特别是一些少男少女,他们对的观念开放了许多。在以前不是有一句玩笑话吗,说要找处女,只有到幼儿园才有。这虽然有些夸张,但却真实地反应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时下中国的一些青女男女对于并不像过去洪水猛兽般的畏惧,而是确确实实的开放了。君不见,初中学校男女偷吃果,公然同居…

 “没有。”说话的时候,贺小小有些羞涩,不好意思了。现在学校里,基本上一些长得比较过得去的女孩子都有男朋友了。一些没有男朋友的都是一些比较长得恐龙的。

 而没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多少有些被人瞧不起。贺小小出色容貌,而且学习成绩不错,一直以来喜欢她的人很多,只不过,因为家庭教育的缘故,她都没有交往过异朋友。

 “不太可能啊。”叶宇说此,故意打量了一下贺小小:“你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啊?”贺小小的脸更红了,见叶宇不信她,便急了:“真的没有。”叶宇呵呵一笑,道:“那我岂不是赚到了。”

 见叶宇那小人得志的样子,贺小小又羞又恼,心中暗想:“刚才怎么就让他得逞了?“说此,小手捏了一下叶宇的间软,嗔道:“你还说,叫你说,我叫你说。”说完连连捏了叶宇好几下。

 叶宇啊的一声,突然倒在沙发上,脸色痛苦。看此,贺小小急道:“叶叔叔,你怎么了,我也没用力啊?”话落,急坐到叶宇身边,拉着他的手,颇为紧张。

 叶宇趁机一把将她搂了过来,脸凑到她的小脸上边,来回厮磨着,轻语地道:“小小,你真漂亮。”这一次,贺小小没有避开。见此,叶宇手搂着她的细,将她的身体拉近自己。

 叶叔叔的脸蛋在自己的小脸上摩擦着,一阵阵男子独有的刚气息源源不绝地传来,在叶宇那铺天盖地的甜言语的攻势下,贺小小已经迷糊糊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叶宇边说边观察着贺小小的反应,见她那样子,又大胆地将她的身子往怀里拉。

 这时贺小小已无力抵抗,紧闭着双眼无助地依偎在叶宇怀里。小小那青春曼妙的身体依在叶宇身上,叶宇心中臊动,手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

 酒劲开始上涌的贺小小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似的,整个人轻飘飘的,再无任何想法,任由叶宇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着。

 她只觉得叶叔叔的手好会摸哦,他的手好像有魔力似的,摸得她身体热呼呼的,一种酥麻的感觉从他的手掌心传了过来,令人身体不轻颤,不能自己,虽然觉得叫出很丢人,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一声声轻从她紧闭的玉嘴吐出。

 听着自己那有些不要脸的呻声,贺小小更感羞涩。叶宇看着自己怀中昏沉睡的美人没有了任何反抗,便开始不慌不忙地行动起来。

 他先是轻抚贺小小那头乌黑的秀发,再是白玉般的颈部,然后顺势而下到傲柔软的部。抚摸着少女浑圆的部,一种硬硬的,但又充的感觉泌入叶宇的心脾,他只觉得很舒畅。

 贺小小毕竟正值怀之年,在酒和身体的双重挑逗下,紧张和好奇混杂着一丝快,也慢慢兴奋起来,洁白细的颈部都染成了红色。叶宇见火候已到,开始伸出舌头贺小小的双,并试图进入贺小小的小嘴内部。

 贺小小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叶宇,然后又无力地闭上了双眼,紧闭的嘴开始松动,叶宇的舌尖就慢慢深入进去了,不一会,贺小小的舌头也开始颤抖起来,她似乎已完全失态,竟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叶宇的头颈,秀发散落两旁,口中发出“嗯”的声音。

 叶宇已是热血沸腾,急忙搂过贺小小的柳,把她平平展展地放在宽大的沙发上,迫不及待地将她的上衣去。感觉到身上的轻凉,小小的眼睛倏然睁了开来,瞟了睡在一边的陈仙梅,有些惊慌地道:“叶叔叔不要。”

 衣服已经去一半,贺小小那的酥没有任何阻碍地呈现在叶宇面前。看着立,浑圆仿如两个玉球包裹在粉红色小罩罩内的酥,叶宇的手有些颤动,激动地摸在那还没有经过任何男人抚摸过的双,嘴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声地道:“没事的,你妈睡着了。”

 说这话的时候,叶宇的激动异常,整个人兴奋到了顶点。眼前这个女孩子是自己同学的女儿,而且她妈妈就在一边,自己竟然在肆意玩着她的身体。

 那种错的伦理道德,夹带着偷偷摸摸,产生了一种别样的刺感。贺小小浑身颤抖,口鼻间发出一阵人的呻声,向水蛇般带动着身体一阵阵地扭动着。

 看着那红通通的小嘴,叶宇忍不住地附了上来,又吻住了那感的嘴,随后双手在她身背后一阵摸索,便解开了贺小小粉红的罩罩。

 就那样,贺小小那晶莹剔透,浑圆立,似玉般的酥出一股令人眩目的光茫,展现在叶宇的面前。叶宇激动不已,一时间竟忘了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

 身材修长,肌肤晶莹似玉,两颗娇的酥有如两个玉碗立在前,峰上的玉豆是未经人事的粉红色的,闪动着动人的泽,小腹平坦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盆骨曲线浮动,部娇翘浑圆,包裹在粉的卡通小内里面,两条玉腿笔,修长浑圆,大小腿曲线完美,小腿精致,欺霜胜雪,隐约间,更可窥见青色的血管。

 因为喝酒的缘故,此刻小小雪白的身体上闪动着一丝嫣红。白里透红的身体,更有一种让人心动的魅力。妖,很妖,动人的妖,一种让人不隹要叶宇知道小小的身体很人,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竟是这般的人。

 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妖,尤其是两条修长的,堪称完美的玉腿。叶宇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可以感受到自己血的沸腾。

 贺小小长长的黑色睫下一切阵抖动,清丽的眸子微睁,看了叶宇一眼,眼中有处女的羞涩,亦有情动后的妩媚,万种风情在这一看中:“不要看了啊。”

 叶宇笑着说:“好,那我不看了。”虽是那样说,但是他的眼睛还是上下仔细打量了贺小小一眼道:“那给我摸一下可以吧?”贺小小连耳子都红了,嗔道:“你刚才不是已经摸了,还没有摸够啊?”

 叶宇说:“刚才叔叔没有摸够。”说此,她也不待小小说话,手便擅作主张地摸上了贺小小的玉体:“谁叫我们家的小小那么漂亮。”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又给叶宇摸上了,他的手有些糙,但摸上去好,一阵阵奇异的酥麻感觉从抚摸处传来。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