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37章 整个大厅中
苏震远却不这么想,他听叶宇发言时,就不时地点头赞许。他本来就对许青云有看法,怀疑许青云与王明达不干不净,叶宇这一拒贿,无疑证明了许青云肯定从杨明山那里得到不少好处。

 这样也好,让大家清楚清楚,我苏震远曾经批评过许青云大事上不透明,自以为是,他还不服气。

 你们看咋的?事实证明,我批评得没有错。等叶宇言发完了,他便一脸情地看着大家,然后很响亮地咳嗽了一声,大家都清楚了,他要讲话了,会议室里一下安静了下来。

 苏震远真的开讲了。他说:“同志们,真是触目惊心啊!刚才叶宇同志给我上了一课,也给在座的各位常委上了一课,这就是说,在新的形势下,我们领导干部怎样才能以身作则反腐倡廉?

 怎样才能把《内监督条例》落实到我的工作中?反腐倡廉是我们的一项长期任务,我们不能光停留在口头上,关键问题就是怎么去落实,怎么以一个共产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来影响和带动其他的人?

 今天我很高兴,是为叶宇同志的勇气而高兴。说实在的,当我们拥有了一定的权力,必然会有人主动上门来求你,有的让你为他办事,有的是来买官,甚至,有的是公然钱权换。

 不可否认,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我们不妨扪心自问,我们真正拒绝了吗?拒绝得有多彻底?如果遇到类似于叶宇同志的情况,敢不敢公开亮相?

 我想,我们每个员领导干部如果都像叶宇同志这样公开自己的态度,一些想乘虚而入的人,一些想以钱权做易的人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我还有个建议,希望在座的各位新闻界的记者们,要加大宣传力度,把叶宇同志在巨额贿款面前不动摇,公开退贿的行为宣传报道出去,不仅让我们西川的老百姓知道,我们的干部在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反腐倡廉,也让全省的人知道,我们西川市有一个反腐倡廉的副市长。”

 苏震远的话像滔滔江河之水,绵绵不绝,听得最舒服的还是叶宇。听着苏震远的肯定与赞许,叶宇心里暖融融的,身上汗津津的,他又一次觉得自己这一步走对了,真是走对了。

 一石起千层,苏震远一讲完,人大的徐主任、政协的庞主席又抢过了话头发言,他们大力赞扬了叶宇的这一行为之后,又猛烈地抨击起了时弊。

 他们大权旁落后装了一肚子委屈,总是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机会,就借题发挥,一下把会场的气氛推上了高

 在叶宇答应帮忙后,几天后,贺小小果然收到了市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市一中是m市的重点中学,无论从师资设备,还是人文环境都远远优于市里其它中学。可以说,进入市一中,只要你不淘皮捣蛋,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大学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本来以贺小小的成绩,就算是超常发挥,能读个培明就不错了。可是在叶宇的帮助下,贺小小竟可以到市一中上学。

 在收到通知书的那一晚,贺家三口子别提有多高兴了。贺云峰道:“仙梅,这一次叶宇帮我们家小小那么大的一个忙,我们应该好好感谢他。”

 陈仙梅嗯了一声,道:“要不,我们再请他来家里吃一顿饭吧。”说话的时候,她不由想起上一次叶宇离开时说的那一句‘你还跟当初一样漂亮’的话。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竟跳了一下,脸上浮现了几许红晕。“他是市长,什么东西没吃过啊?人家上一次所以来我们家,是念在我们同学一场,这一次再叫他来家里吃饭,不太好吧。”

 贺小小也在一边帮腔道:“对对,他们那些当官的都是去酒店,歌厅的。”陈仙梅沉了一下,道:“那不然,我们请他到歌厅跳舞。”

 “嗯,可以。上一次叶宇帮忙了,我们省下了那一笔请人帮忙的钱,这一次就用那些钱吧。”说此,贺云峰看了一下陈仙梅道:“我不会跳舞,这一次,你就跟小小一起去吧。”

 “哦,那好吧,现在我就跟叶宇打电话。”“叶宇吗?是啊,我是仙梅,我们家小小收到一中的《录取通知书》了,晚上云峰想谢谢你,请你到西部乐园跳舞,哦,晚一点没事,九点,好,那就九点,到时我们在西部乐园的门口见。”

 ***歌厅毕竟是一公众场所,叶宇身为公众人物,本来是应该尽量避免到那种场所的。不过,一来是想见一见陈仙梅这个可以说是他初恋的女人,二来,西部乐园的老板是他的人,在那边,他有自己的包厢,隐秘系数大了许多。

 叶宇驱车赶到西部乐园时,正好是九点一刻。到时,陈仙梅母女已经等在那里了。今天陈仙梅很漂亮,一头黑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发梢的末端微微卷曲,走动时,随意地飘动。

 两个精致圆润的耳朵上,带着两个白金连小珍珠的耳环,脸上化着精致妆容,肌肤看起来更加雪白细,眉目如画,瑶鼻似玉,两片略显丰厚,看起来非常感的上涂着红色的口红,晶娇滴,看起来,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

 上身是一件粉红色t恤,出来的两条胳膊雪白细,好像青葱似的,的双峰将上衣高高顶起,t恤跟领子口有一个小小的空隙,她脖子上挂着的那条项链上的心形小钻石坠物正好垂在她的细隙处。

 下身是一件白色的及膝裙子,她的裙子并不是那种‘缩腿’的设计,反而是那种开敞式的,两条裹着透明丝袜的浑圆雪白大腿从裙子中裙出来,裙摆下的两条小腿滑如凝脂,曲线堪称完美,精致的小腿上,踏着一双黑色的尖角高跟鞋。

 成女人她们或许已经不在敢年轻,但是她们身上所洋溢出来的那种经过岁月沉淀的惑风情,绝不是年轻女子可以比拟的。

 陈仙梅就那样站在那边,便吸引了来来往往的无数男的眼光。而在她身呢的贺小小,跟她母亲一样,都是一张美人胚子的瓜子脸,眉如远山,眸似秋水,皮肤细白净,脸上有一种未被社会所污染的纯真跟干净。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是叶宇对贺小小脸庞的评价,不过,在看了她的身材后,又觉得她很妖。

 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亭亭玉立,发育成的玉将她的t恤高高顶起,浑圆的小股圆滚滚的,将她的牛仔顶得紧绷绷的,跟她两条特别修长的玉腿及不堪一握的细,勾勒出了一极其惑的曲线。

 脚上穿一双可以将她小腿曲线完美衬托出来的小高跟凉鞋,由于没有穿丝袜,着一双可以看到血管和经脉的小脚,粉似白玉般透明,纤纤玉趾如葱。

 单凭着这副身材就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心动跟疯狂的。她的身上不像一些时下的女孩子涂着一些七八糟的纹身,或者带着各种杂七杂八的饰物,只在得仿如可以捏出水的右手带着一串翠绿色的佛珠。

 在看向苏小小时,叶宇前所未有的心中一动。脑海中不由想起上一次去她家跟她比试身高,她那浑圆的小股贴上自己部时的情景,身体没有来由的一热。

 叶宇泊好车后,贺小小便亲密地了上来,甜甜地叫了声‘叶叔叔’。听到贺小小那亲密的称呼,对于自己刚才的想法,叶宇更觉得羞愧。

 “呵呵,小小几天不见,好像变得更加漂亮了。”“哪有啊?”贺小小脸色略红,笑看了叶宇一眼,道:“叶叔叔就会夸人。”

 “是真的啊,所谓女大十八变,想当初你才是一个小丫头,想不到几年不见,就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了。”

 看女儿的脸越来越红,陈仙梅道:“叶宇,好了,你别逗小小了,这丫头脸皮薄。”叶宇闻言,看了贺小小一眼,果然,她那张清纯的脸上红的。

 不过,眸子中除了羞涩外,尚有一丝他在女人身上从来没有见过的,很动人的妩媚。叶宇心中又是一动,心中暗想:“这丫头现在便如此动人,将来长大了,那还得了?”

 心中虽然想,他还算镇定,眼睛从贺小小身上移开,对陈仙梅道:“对不起,我有事来晚了,你们等很久了吧。”“呵,没有,我们也是刚到一会儿。”“嗯,那就好,如果让美女久等的话,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你啊,这么多年还是一点没变,油嘴滑舌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说此陈仙梅觉得不妥,自己只是一个小老百姓,哪有什么资格去评价一个大市长。她没有说,叶宇却代她说出来了:“怎么当市长的?”

 陈仙梅眼里有些慌乱,道:“我可没有那样说。”看着陈仙梅那半是慌乱,半是女人娇嗔的样子,叶宇觉得赏心悦目,当下哈哈笑道。

 “市长只是我的职业,在工作场命上,我当然应该庄重,严谨,但如果私生活中,也是那样的一副紧绷绷的,让所有人见到我都没有任何笑容的脸孔,那岂不是活得太累。”

 贺小小闻言,眸子一动,闪着一丝莫名的光茫看了叶宇一眼,随后又将过头去。“嗯,也是。”

 “对了,云峰怎么没来啊?”叶宇现在才发现贺云峰并没有来。对此,他有点自嘲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一个眼里只有美女的男人了。

 “云峰他说不会跳舞,所以不来了。”“哦,那我们进去吧。”说此,叶宇摆了一个请的姿式,道:“女士优先。”陈仙梅呵呵一笑,脸上洋溢着一丝高兴的神情:“谢谢。”

 贺云峰读书时就是一个书呆子,当时陈仙梅觉得瞒有趣的。但是两人结婚后,贺云还是跟读书时一个样子,有所不同的是他以前眼里只有书本,现在眼里只有学生。

 整个人干巴巴的,没有多少业余爱好,更不懂得罗曼蒂克。浪漫这种东西每个女人都喜欢的,陈仙梅亦不例外。只不过多年平凡生活,将她骨子里那种追求浪漫的心磨掉了。如今叶宇那作为一个男人的绅士风度,让她感觉有一种被人呵护的温柔感。

 西部乐园是m市几座比较高档的娱乐场所,它集舞厅,酒水,包厢为一体。进入大厅后,一个宽阔的舞池呈现在三人的面前。七彩霓虹闪烁,予人一种离,放纵的感觉。

 这时并不是西部乐园的人,整个大厅中,只有几个顾客在喝着酒,那些人多是一些忙里偷闲,寻求放松的都市白领的。

 柔和的音乐声中,有一两对男女在跳着舞。陈仙梅进来,便要找一个位置坐下。但却给叶宇拉住,叶宇说:“我们到三楼去。”

 “好。”陈仙梅也知道西部乐园有包厢。这种包厢没有一千块是下不来的。只不过既然说是请人家了,就得听人家吧。钱发就发吧。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