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36章 你是个球
玉婷的身体在妹夫的下,颤抖不已,全身得难受,闻言轻语地道:“。”说话的时候,她的脸红得娇滴,仿如染了胭脂一般。

 “姐夫,有没有这个过你啊?”黄玉婷玉紧咬,让自己保持清醒,免得到时又叫出什么丢人的语来:“没有,他哪有那个功夫啊?”叶宇一阵得意,笑道:“姐,那我以后亲你,吻你,保管让你死。”黄玉婷娇嗔地道:“哼,你敢。”叶宇笑道。

 “我怎么不敢,我现在就你,你,让你受不了。”说完,叶宇埋头在大姨子黄玉婷的下,伸出他的舌头…而大姨子黄玉婷则将大腿张得开开的,方便妹夫。

 一阵阵别样的快带动着一阵阵般袭卷着黄玉婷的身心,她粉脸红,气嘘嘘,不能自已,在妹夫的嘴巴下,她又达到了一次高

 两人洗完后,黄玉婷本来要穿衣服的,不过在叶宇的要求下,并没有穿,而叶宇也没有穿。彼此替对方将身子擦干后,他便赤身体地抱起大姨子往上上而去。就那样,两人光着身子,相拥在一起,沉睡到天明。

 ***金本初是一个在机关混迹了近二十年的老油条了。他虽然非权力核心“这是做秀,可的做秀,这叶宇真是虚伪。”

 在市委副书记张天云的办公室里面,市建委主任金本初气愤不不已,在他面前,正放着一份今天的<〈g省报〉〉。

 ‘如何围护的尊严’记m市常委,常务副市长叶宇拒郁10万元,黑色加的标题极为醒目。在文中,对叶宇的拒贿的事情大加赞赏,还号召全省广大干部学习叶宇这种清廉的作风。

 在全文的后面,还有编者按。g省报,是省报,报纸头条一般报道的都是省里几个领导的动向。

 这样报道一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消息一经刊登后,不仅在g省干部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就是在广大群众当中,亦掀起了惊涛骇

 所有人都知道在m市有这么一位不受贿赂的市长。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越来越规范化,某些企业主,商人为了各自的利益,便千方百计地走后门,拉关系,且很大干部受不住金钱,女等各种外在的利益惑,而官商勾结,同合污。

 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入你官员不因为自己的利益而侵犯到他们,让他们活不下去,他们大都数不太关心你们官员是怎么贪,怎么玩权谋的。

 虽是不关心,但是在百姓心里,对于暗底下的权钱益,权易,打从心里还是鄙视的。叶宇的这一番举动,无疑为他取得了的民望。的人物,但是他的政治感度却丝毫不差于那些副市长,局长们。

 在一看到〈m省报〉他第一个来到了市委副书记张天云的办公室,向他的主子表达忠心来了。

 在政治体系中,是有各自的派别的。这种派系间倾扎争斗尤为剧烈。在机关中,你要往上爬,除了你的才能外,还要站对队。金本初经过了解,知道自己跟叶宇很多意见相左,而且他也看自己不顺眼。

 再者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跟市委副书记张天云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晓,在他的脸上已经刻着张天云三个字了。

 种种原因,决定了他跟叶宇根本不到一个壶子里面。如今他拒贿的事情登在省报上,省委的领导对他的印象肯定大为改观的。

 如果说原先他与自己主子争当代市长时,两人是同处一条起跑线上,那现在,经过这件事后,他已经领先了自己的主子一大步了。他有机会的话,那自己的老领导就没有机会了。自己的领导没机会,那他往上挪一挪的机会也就小了许多。

 金本初如此气愤,一方面是为了向张天云表忠心,另一方面则有自己的利益掺杂在里面了。坐在办公椅上,张天云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实则心里空的,他也知道在这代市长角逐的游戏中,叶宇已经领先于他,如果他在找不到机会反击他,或者给自己创造一个优于叶宇的机会,那在这场游戏中,他将被淘汰。

 虽然他已经歇力调整自己,但是亦有些心灰意冷。其实早在许青云被双规后,他便一直在找让自己在省委领导‘好好表现’的机会。可是一直却没有找到。张天云端起秘书早已泡好的安溪极品铁观音,轻泯了一口。

 温润可口的茶水淌过涩涩的心田,感觉一下子好了许多:“唉,不得不说,叶宇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有这么一个好对手,我就是败了也没有关系。”

 听到张天云那样说,金本初心中暗笑:“老领导,别人不了解你,我还能不了解你吗?你的心中想的真跟你嘴上说的一样?”

 当然这些话,金本初是永远不会说的。“书记,现在省委还没有宣布代市长的人选,可能还是在犹豫之中,也就是说,这事还没有定下来。他叶宇又非圣人,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他的错误…”

 正在沉思的张天云闻言,眼皮一睁,从瞳孔中放出炽热的光茫,颇为意动:“本初,你说得对。

 现在事情还没有定下来,我不该那么早就认输。你刚才说的事情,你就去办。到时,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话,你就说。”“好的。”去抓一个全面负责政府事务的常务副市长的漏,没有你这市委副书记的授权,我也不敢啊。

 金本初心里也知道,这一次这件事情,不仅是为了张天云,也是为了他。所以他一定要办好。就在这时,张天云桌上的电话响了。挂断电话后,金本初见到张天云脸色又难看了几分,问道:“书记,什么事啊?”

 “市委中心学习小组九点召开学习叶宇同志拒贿精神的会议。“张天云脸上闪过几丝嘲笑:“这一次合该他出风头了。”

 “书记,您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就打个电话替你请假,就说您身体欠恙。”“不,我要去。”九点五分,市委中心学习小组会议在市委大楼会议厅如期召开。

 刚接完老岳父电话的叶宇颇为高兴。在电话中,黄达华对于叶宇这一次处理受贿的事大加赞赏。说凭着这件事,他在省委会议上就可以膛替他说话,而不受其它的人非议。

 叶宇也知道这件事为他添了许多的政治资本。有时,叶宇觉得对不住王明达的。人家好心好意给他送钱,却给他做了典型,以后他在m市恐怕很难混下去了。叶宇也想只要不违反游戏规则,以后王明达找他帮忙,他一定帮,算是给他的补偿。

 这次小组学习的内容是《中国共产内监督条例(试行)会议由苏震远主持,苏震远首先逐字逐句地读了一遍《条例》后,又对如何学习贯彻《条例》作了部署安排,要求从市委常委一班人做起,给各级员领导干部带好头,以此推动全市的风廉政建设,接下来便开始讨论。

 学习小组的成员除了市委常委之外,还有市人大主任(书记兼人大主任是这几年的事情,本书的故事要上推十年前)、政协主席。学习讨论虽说是民主很强的会议,但是,在发言时还是有讲究的,必须按职务的高低依次发言。

 这是官场内的一条不成文的游戏规则,似乎谁也没有规定就该如此,或者不该如此,但是,一旦到了这个圈内,你就无法不如此。市人大徐主任首先大谈了一阵学习体会后,接下来出现了一阵小小的冷场。

 按顺序,四大班子中政府在政协的前头,但是,政府的一把手还没有确定,叶宇只不过是全面负责政府工作的副市长,他不敢抢到政协主席前面去发言,而政协的庞主席却按贯例等着政府的领导发言,这便出现了小小的冷场。苏震远目视了大家一眼说:“怎么冷场了,谁说?”

 庞主席说:“叶副市长,你说,还是我说?”叶宇这才知道庞主席迟迟没发言原来是等他先说,就非常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说:“当然是庞主席先说,庞主席说完了还有张副书记,我到后面再说。”

 叶宇说得很得体,庞主席只好先发言了。一直等到庞主席和张天云的言发完了,叶宇才开始说。其实,说什么,怎么说,叶宇也是照前面几位,谈了一下学习条例的体会。

 一时间,场子又有些冷了。这时人大的徐主任说:“这一次叶副市长拒贿10万元,不仅在市里,就是在省里造成了轰动,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请叶副市长谈一下感想啊?”

 徐主任这么一说,在场的许多纷纷应和,就连苏震远也说了:“惯彻《条例》并不是一句话空话,而是要认真,忠实地履行条例。接下来,我们就请叶宇同志谈一下他拒贿感受。”说完他率先鼓起掌来。一把手都那样说了,其它人更是纷纷要求叶宇谈一下,好让他们学习。这徐主任,是m市的前市长,到年纪后,才到人大当主任的,是叶宇岳父黄达华的老部下了。

 叶宇知道徐主任是在给他创造机会,清了一下喉咙,对徐主任投去一个感激眼神后,才说:“其实这件事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只不过履行了一个员干部该做的事情而已。

 就像刚才苏书记所讲的那样,如果我们每一个员干部,不能自觉地抵制各种歪风气,各种惑,不能自觉地维护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忠实地履行‘’的职责就成一句空话,执政为民也成了一句空话,贯彻《条例》更是一句空话。

 同时,从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我们又不难看出,在极少数的员干部中,尤其是极少数手中有一定权力的员干部中,的确存在着权权易、权钱易的现象。

 之所以如此,才使一些投机分子捞取了实惠,助长了胆量,严重败坏了和国家的风气。也之所以如此,他才敢明目张胆地拿着巨款向共产的干部行贿。”这接间,叶宇等于拍了苏震远一个马。有能力的朋友请多多支持作者的创作。

 苏震远听到这话,显然非常关心,率先用力地鼓起掌来。张天云跟着众人鼓起掌,不过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在心里也不得不为叶宇的表演叹服承认他在这方面天赋实在高,他的这一招儿玩得太妙了,也太是时候了。

 这个姓王的瞎猪真是活该!你早不送,迟不送,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瞎掺和个啥?你这一掺和把你搭进去不算个啥,你是个球,无非就是一个包工头,你却让叶宇钻了空子,坏了我的好事。

 再看叶宇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心里却恨不得站起来当面戳穿他的阴谋,你说你不是做秀,这不是做秀又是什么?

 你要是真心拒贿,就悄悄退给人家算了,何必大张旗鼓登在报上?有这个必要吗?他知道,这一次,叶宇肯定占了上风。不明官场内幕的人,怎能看到隐藏在背后的实质?他们只能被表面现象所惑,舆论也只能被表面现象所惑。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