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35章 再哢下去
“啊”的一声痛苦的呻从黄玉婷的嘴里吐出。两行清泪从她的脸上下,她一对秀眉在刹那间结在了一起,那痛苦的呻声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有如杜鹃啼鸣。

 “不,不要,好痛。”黄玉婷紧着向前紧推着叶宇的身体,不让他再更进一步。叶宇只觉得自己的下身才进去三分之一,还没有全部进去,虽如此,不过,他还是感到很,一阵温润的感觉包裹着他。

 他并非莽撞的人,看见大姨子那样子,连忙停下,心疼地替她拭掉脸上的泪水,问道:“姐,你怎么了?”

 “我好痛啊,身体好像要裂开了似的。”蚀骨的痛疼留在身体里,黄玉婷整张脸拧在了一起,甚至还有一丝丝的苍白。

 “怎么会这样啊?刚才我很轻的。”叶宇亦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说,大姨子也是一个结婚了多年的中年女人了。身体发育成了,又不是那种十五六岁的稚货。黄玉婷没好气地横了叶宇一眼,嗔道:“那是你的那东西太大了。”

 叶宇没有想到听到竟是这样的一个回答,愣了一下之后。大姨子那句话大大足了他作为一个大男人的虚荣心。叶宇呵呵一笑,道:“难道姐夫的不大吗?”

 “他的比你小多了。”情急之下,竟说出那种话来,黄玉婷羞愧不已,想起如今自己竟然迷糊糊地跟自己妹妹的老公发生了关系。

 黄玉婷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只幽幽地叹了口气:“叶宇,我们现在别说他好吗?我觉得我对不起他。”“别,别那样说。”叶宇轻轻地在黄玉婷的身子上抚摸着:“都是勾引人你的,如果上天要降罪的话,就让我一个承担吧。”

 叶宇的话让黄玉婷颇感欣慰,同时也有一种‘托付对人‘的感觉,她将温柔地抚摸着叶宇的身体:“如果真的有什么罪过的话,我会跟你一起承担。都是我的不贞,不然的话,你也勾引不了我。”

 “嘿嘿,姐,那我们算是相互勾引。”“咯咯,对,我们相互勾引。”黄玉婷可能也是放开了,刹那间变成另外一个似的,随着她的笑声,她前那对雪峰跟着晃不已:“妹夫,现在姐姐是你的了,你就好好享受姐姐的身体吧。”

 听到妹夫这个充忌般的称呼,叶宇更是激动不已。下的那东西涨硬开来,直顶得美妇人苏玉婷的下身裂开了许多。看着黄玉婷的眉头又紧了几分,叶宇心中一痛,忙停下动作问道:“姐,你怎么了?”

 在这之前,黄玉婷想不到跟叶宇做那事会那么痛苦,比新婚之夜还痛。虽然痛,但她还是摇了摇头,道:“没事。叶宇你进来吧,不过慢一点哦,姐,你的那东西太大,姐一些适应不了。”

 …本来感到很痛的黄玉婷在叶宇的爱抚上,慢慢回复了,不在感到那么痛楚。而经验老道的叶宇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却将将自己的大东西顶进大姨子的身体里面。

 过了最初的疼痛,黄玉婷慢慢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那种将她全身都填足感令她整个人好像要飞起来似的,到深处,她修长的玉腿紧紧夹着妹夫的部,浑圆的大股紧紧摇着,合着妹夫那一式一式有力的

 ***五六把火红的蜡烛熊熊燃烧着,闪动着火红的光茫。在市长家的客厅中,男女的衣服散了一地,一股糜的气息随着空气的动而飘着。

 在沙发上,京剧皇后黄玉婷整个人瘫软无力,温柔如水依偎在妹夫叶宇的怀里,脸浮动着余韵的嫣红,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地望着叶宇,在眸子的深处,漾着一丝刻骨的深情。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到男女爱竟可以美到那种境地。在高的那一刻,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妹夫将他的进她身体时那种足炽热的快

 在那一刻,她觉得她的灵魂好像要飞出体外。现在她终于完全理解当初妹妹回答自己那个问题时,那种幸福的心态了。

 叶宇一手搂住大姨子的细,一手拿着一烟在着。平里,叶宇很少抽烟。在三种情况下他才会抽烟,一种是跟朋友见面的时候。一种就是烦恼的时候,另一种高兴的时候。

 现在叶宇抽烟,显然是最后坐一种。在享受完大姨子那曼妙的身体后,叶宇感觉浑身畅快无比,心中那种得意比他当时升副市长的时候还舒畅。

 这除了大姨子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外,还因为,黄玉婷是他的偶像。这在他第一次见到黄玉婷演出的时候,简直是不敢想象自己有朝一竟可以拥有那个万千柔媚,仪态无双的女人。

 叶宇心中那种足感比黄玉婷出色的容貌更甚。淡淡烟雾环绕在叶宇面前,点点烟火泯泯灭灭,叶宇添了几许神秘。感觉着怀里女人的注视,叶宇在大姨子部上的手由抚摸而变成捏:“看什么呢?”

 黄玉婷轻抚着叶宇那张她越看越顺眼的脸庞,昵声地道:“我在看你。有时我真羡慕玉欣竟有你这么一个出色的老公。”

 叶宇呵呵一笑,道:“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们是亲姐妹,而且我们之间又生了这么亲密的关系,以后我还不是你的。”黄玉婷脸色一红,嗔道:“我才不要呢!”

 “真的不要?”虽明知叶宇在逗她,但是听到他的话,黄玉婷还是忍不住地道:“不是了啦,你那么好人家怎么可能不要了?”说此,看了一下叶宇,又将身体倒在他的身体上:“妹夫,从今天起,姐离不开你了。”

 看着这丽多姿,仪态万千的大姨子说出那种话,叶宇心中那个得意啊,他哈哈一笑,道:“离不开,那就永远待在我身边。”

 客厅中,倏然陷入了沉默。叶宇虽然那样说,但也知道那样不现实的,不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他们都有各自不能分离的家庭也让他们不能厮守终生。黄玉婷幽幽地叹了口气。听到伊人那深沉幽远的叹气,叶宇的心陡然一动,轻声地道:“姐,以后你若有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随传随到。”

 听到叶宇的话,黄玉婷心中的烦恼散了许多,咯咯一笑,道:“我哪敢召唤一个大市长啊?”叶宇正地道:“姐,在你的面前,我不是市长,而是你的男人。”

 感受到叶宇的郑重跟怜爱,黄玉婷心里甜滋滋的,轻‘嗯’了一声,随后感觉现在身体腻腻的,便道:“我去洗澡。”话落,企图从叶宇身上站起来。便甫一站起,便感觉疼痛异常,人啊的一声,再次摔倒在叶宇的身体上。

 “痛啊?”“嗯。”看着叶宇那幸灾乐祸的表情,黄玉婷芳心气恼,轻打了他一下,道:“还不都是你的。”

 叶宇忙道:“是,是,是我的,姐,我下次会小心点,力气会小一点。”黄玉婷却道:“不要,我要你大力地,那样才会。”叶宇亦想不到大姨子会说出那么放的话来。

 嘿嘿,这一点,她可比她妹妹强多了。叶宇亦感受到一种别样的味道跟刺:“遵命,我的夫人。”话落,他一手圈起大姨子的部,一手搂她的背部:“夫人,现在我们一起去洗澡吧。”

 黄玉婷脸红红的,轻轻‘嗯‘了一声。调好水温,头的水倾而下,两人顿感浑身的疲惫去了泰半。

 水气飘散,黄玉婷曲线玲珑,丰,欺霜胜雪的玉体美到了巅点,像是一座晶莹如玉,经艺术大师雕刻出来的完美杰作。一时间,叶宇又是一呆。感觉着叶宇火热的眼神,黄玉婷有些不适应,将脸转过它处,轻声地道:“刚才看了那么久,还没有看够啊?”

 叶宇摇了手头,道:“不够,一辈子都不够,姐你不知道你有多美。”说完叶宇挤了点沐浴,就要替黄玉婷洗澡。黄玉婷急道:“你要做什么?”

 在现代社会,夫俩在一起洗澡是很正常的事情。孔少鹏是一个军人,在思想上古板了点,而且他跟黄玉婷两人常年分离。一直以来,这种夫俩很正常情趣的事儿都没有。所以,也难怪黄玉婷那么羞涩跟紧张了。

 “姐,我帮你洗澡。”叶宇以前跟玉欣也洗过鸳鸯浴,不过都是草草了事的。现在他所以要求帮你黄玉婷洗,是因为黄玉婷是他最喜欢的一个明星。在此之前,黄玉婷仅是他喜欢的京剧演员,虽然心中对她有强烈的渴望,但却因两人的距离太过遥远,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今,两人间生了最亲密的关系的,一切变得现实起来了。所以叶宇才会将以前所想‘如替她洗澡的一些事情付诸实践。黄玉婷羞得急忙摇头,道:“不,不要了,羞死人了。”

 叶宇执意地道:“姐,刚才我们都做过那事了,你身上那个地方我没看过啊,没有什么羞人的。你要学会享受,现在就让我这个当市长的妹夫好好服侍你吧。”

 黄玉婷还是摇了摇头,羞得无地自容:“可是我还从来没有让别人洗过呢?更没有像现在这样打开双腿,将那羞人的地方让别人看,让别人洗啊。我不习惯啊?”

 叶宇呵呵一笑,越发觉得这个大姨子值得他怜爱了:“姐,这有什么的啊?在以前,你还是一个贞洁的女人,可是在前一刻,你不是被我干得死去活来了。在沙发上,我摸也摸过了,亲也亲过了。我们之间,又不是外人。”

 “你说什么呢?”黄玉婷将脸垂得低低的,看叶宇似乎生气了,连忙解释地道:“那个不一样的,刚才我们是做那事,现在又没有,姐,总觉得不太习惯。”

 “呵呵,姐,凡事总有一个第一次的,慢慢的,你就习惯了,现在我真想帮你洗身子。”叶宇深情地注视着黄玉婷,有些伤感地道:“从今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黄玉婷似有所感,幽幽地叹了口气,嗔道:“你这个人的冤家,好吧,这一次姐就随你了。”

 叶宇心中暗喜,挤了沐浴的手在黄玉婷曼妙的玉体上抚摸清洗手:“姐,我现在帮你洗,等一下你也帮我洗吧。”

 黄玉婷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在上面清洗了一番,叶宇又挤了一些沐浴,来到了大姨子的下身:“姐,现在,你将你的大腿张吧,现在我帮你洗**了。”

 “你这个人的妹夫,今天我黄玉婷算是彻底毁在你手上了。”大姨子无奈地避上一眼睛,依妹夫的话,将她的大腿张开,将自己最隐密的地方曾现给他。

 再一次近距离地观看着美女大姨子的那个地方,对于她的颜色形状,叶宇再一次叹为观止,看了一阵子后叹,慢慢地用水去清洗。很细心,也很温柔。

 洗干净后,将脸凑了上去,用嘴去亲。黄玉婷顿时发起来,气嘘点,将身体贴在墙壁上:“亲弟亲,好老公,你好坏,别再了,再下去,玉婷就受不了。”说话的时候,柳带动着股扭出一阵阵惑的波涛。

 如果有人看见,一定会目瞪口呆,眼前这个双眼离,口吐话语的女人还是京剧舞台上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京剧皇后吗?“姐,我得你啊?”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