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25章 内陷的眼睛
很显然,他想让我代替许青云做他的新靠山,这说明他的政治很强,也表明社会舆论已倾向我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看重我。

 生意人嘛,就是以利益最大化为追求目标,这样做本也无可厚非,但是,问题是,他要我为他做什么?我能做到吗?他向我投入10万,他向我要的,恐怕远比这10万元多得多。

 世界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在我的权力范围内倒也无妨,如果超过了权力范围,那可是要冒风险的。

 “这钱不能收。”叶宇稍微想了一下,便明白王明达这么做的意思了。就在这时,《m市报》的记者柳清芙朝市长办公室走来。

 柳清芙是m市新闻界的名记,以笔杆犀利,问题尖刻而着称。除了采访任务外,她在《m市报》尚有自己的专栏“清芙说事”清芙说事,一个报道跟踪社会如贫困户拆迁,残疾人生活困苦,干部贪污受贿等一些评论社会现象,关心下层居生活问题的栏目。

 在m市,不管是权贵,还是商人都没有人愿意招惹柳清芙。一个不好,你明天可能就上头条了。

 现在中央追求稳定和谐,一有什么不平现象立马着地方政府彻查。柳清芙时常采访市政府的一些要员,跟市府的一些人都非常的。

 门卫看到柳清芙便让她进来。这一次柳清芙来市政府是采访叶宇关于纺织厂员工要求政府赔偿他们两年前每个员工参股两万的事情。

 早上她已经跟市政府秘书长李家昌约好了。她刚走到叶宇办公室门口时,便听到房间里面叶宇跟范晓伟的说:“这钱不能收。”

 听到这话,柳清芙本能地一愣,随后那双睿智眼里暴发出一片光茫。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柳清芙新闻很强,从叶宇的这一句话,她便挖掘到了一个很好的新闻点。原本敲门的手便缩了回来,仔细地听着。“嗯,那好,我将钱退给他。“范晓伟二话不说。

 叶宇重用范晓伟的另一个原因,便是他懂得衡量利益轻重。就拿这一件事情来说吧,王明达给叶宇送钱,他不敢收。

 一来是王明达这个人他了不解得不深,二来他知道叶宇现在正在角逐市长宝座,若是这事给人知道了,捅了出去,一个不小心,可能翻船了。

 所以不敢擅做主张,等叶宇回来时,给他定夺。“好的,你跟王明达说,只要在体制下面,符合有关规定,他的工程质量达到标准,可以随时找我。”

 其实叶宇完全可以市常委的学习小组上将这事公开说出来的。那种场合的影响力将会大得多,无疑会为他竞选代市长添一赌筹码,只不过,叶宇虽政治中人,但也没有脸厚黑心到那种程度。

 人家王明达好心给你送礼,你倒拿人家秀,出风头。只不过叶宇没有料到,他说这话的时候,门外站了一个大记者。

 叶宇,钱,王明达,柳清芙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后,这才轻启玉手敲了敲门。在叶宇的一声请进后,柳清芙才逶迤而进。

 “叶市长,你好,我是m市报记者柳清芙。”柳清芙,整个人像她的名字一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干净。

 她的头上带着一顶蓝色的耐克摭帽,一头长长的秀发拢在一起,披在肩后,眉清目秀,一双眸子很明亮,闪烁着睿智的光茫,瑶鼻似玉,一双嘴略显宽大,显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

 她上身报一白色的紧身t恤,前双峰峙,细如柳,勾勒出她的线条柔美,下身是一件青色的紧身牛仔,将她的股包裹得紧紧的,向后翘的浑圆部与她被紧身衬托得更加修长的玉腿形成一道完美的感风景。

 间那条大的蓝色皮带饰物,使她在感,多了几许时尚的味道。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心动的女人。有外人在场,范晓伟觉不应该再留下来了,便道:“叶市长,那我先出去了。”

 叶宇点了点头道:“好的”说完他了上来,跟柳清芙握了一下手:“你好。”不愧是握笔杆子的,手很细,雪白的像青葱似的,而柳清芙呢?则是觉得这个市长的手很温暧,且非常有力量。

 他握你时,你可以感觉得到他在握你。跟她以前所接触的领导完全不一样。“叶市长,我冒昧前来采访你,希望你不要拒绝啊!”柳清芙微微一笑,脸上浮现了一丝俏皮。柳清芙这个人他听说过,但是了解得不深,只知她是从扬州招聘过来的。

 扬州自古是出美女的地方。柳清芙就是一个标准的美女,白净的肤,摇曳的身姿,她的一些照片在m市,甚至是全国几大论坛浏览量都是非常高的,被誉为‘美女记者’。

 我又不是傻瓜,拒绝谁也不能拒绝记者啊,更不能拒绝你这样的美女记得。叶宇想着就笑了说:“啊,记者的采访,我好像从来没有接受过记者的采访,你样这一说,反倒让我摸不着头脑了。”确实,在以前许青云当家时,叶宇是非常低调的,平有什么采访,出风头的事情,都让许青云上了。

 其实他何曾不知道舆论的效用。只不过许青云独断专横,为了维持班子里面的团结跟稳定,他只好低调再低调。

 柳清芙也笑了说:“你是贵人多忘事。去年冬天,有几十位民工为讨要工资的事前来市政府上访,你在大门外做疏导工作,我们新来的一名记者要采访你,被你狠狠地批评说,请把话筒拿走,这样的事也能报道吗?没有一点政治头脑。我们那个记者回去大哭,再也不敢采访你了。”

 叶宇“哦”了一声说:“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那种事儿负面影响太大了,那个记者怕是看电视连续剧看多了,其实在现实中不是那样的,无论是省台还是市台都是不能报道的。”

 柳清芙说:“她后来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就是再也不敢见你了。”柳清芙无疑是一个调动气氛高手,她三言两语之间,便无形中拉近了她跟叶宇之间的关系。

 叶宇呵呵一笑说:“我有那么可怕吗?再说,我也忘了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就是见了面我也认不出来了,他还怕我什么?”柳清芙说:“她是个女记者。”叶宇心想她大概长得没有你这么漂亮,如果有你这么耀眼,我心里再急躁也不会那么发狠。

 这样想着,便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女孩子脸皮儿薄,怕是吓着了她,你们回去后代我向她表示歉意,那天心里急躁,说话不当,望她不要记在心上。”

 柳清芙说:“有了市长这句话,她肯定不会再放到心上去了,那我先代表她向你说一声谢谢。”叶宇说:“不必这么客气。”

 柳清芙呵呵笑着说:“我无法不客气,因为那个记者不是别人,就是我。”叶宇一怔,马上反应过来说:“不可能,怎么会是你?我和你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呀。”

 柳清芙就灿烂地笑了说:“那天下大雪,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打扮得像个小男生,当然和今天不一样了。”

 叶宇忍不住在心里窃笑了起来,那就怪不得我了,谁让你打扮成个小男生?活该吃我一顿训。但是,这样的话他又说不出口,要是说了,岂不是不打自招地承认自己是一个好之徒吗?

 想着,就哈哈大笑着说:“好一个柳清芙,事情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莫非是找我算旧账?”

 经叶宇这样一说笑,气氛马上活跃了。柳清芙逐渐放松开来,也就玩笑说:“市长真幽默呀,你的账现在不算,我的任务是采访你,等以后慢慢再算。”

 叶宇说:“好,旧账留着慢慢算,现在就接受你这位大记者的采访。”

 柳清芙说:“叶市长,我们今天来采访,主要就是想请你谈谈关于纺织厂员工赔偿的事情。我在采访前列了一个采访提纲,你先看看,准备一下我们再采访。”说着就把提纲递了过来。

 叶宇接过提纲,并没有急着看,而是为柳清芙倒了一杯茶说:“你们先喝点水,我看一下提纲就进行。”

 叶宇回到座位上,拿起提纲扫了一眼,一看这些问题都是他平时口头上的话,非常熟悉了,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再看柳清芙,正端起纸杯轻轻地喝着水,那小嘴儿一撮,远远地看去,像含了一颗大红枣。

 心想电视台的台长真是活好了,别看他的官位低,却要比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活得滋润多了,成天有美女出出进进相伴,一派莺歌燕舞。

 他突然觉得电视台台长其实不需要多少文化,只要好就足够了,只要是好之徒,谁当都能当好。

 进入采访时,柳清芙突然走过来说:“苏市长,你的领带有点不太正,等一下我给你拍照时,会影响你的镜头形象,我给你整理一下。”

 说着,就伸过手来,轻轻地放到了他的衣领间,给他摆着,叶宇顿感一缕人的香气直通丹田,他憋足劲,大大了一口,感觉遍体通透。

 那玉手并没有细腻,修长,欺霜胜雪,圆润的指涂着紫黑色的指甲油,看起来,越发的不同一般。她的身高比柳清芙高一点,向下一看那两个圆滚滚的东西就在他的眼前颤颤地晃动着,晃得他的心一阵紧似一阵地跳了起来。

 心里便暗想,让你情,等哪天有机会了做了你,看你还敢这么惑人?***“妈,叶市长真的是你的同学吗。”正在厨房做饭的陈仙梅听到女儿贺小小的话,走了出来,道:“是的。”

 “他好帅哦。”陈仙梅知道女儿说的帅,仅是一种欣赏而已,并不涉及其它的或者有什么暧昧男女情素在里面。陈仙梅听到女儿那样说,不由将眼睛看向电视。在市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出现了叶宇。

 叶宇英伟的身材在藏青色高档西装的衬托下,越发英伟拔,且温文儒雅,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男人的魅力。他好像越来越有味道了。一个在成的女人,她们看一个男人并不是看他有无俊俏的外表,而是看他的内涵。

 看着电视上那挥洒自如,风度翩翩,一派成功人士的叶宇,陈仙梅心中不由暗想:“当初我若是选择他的,这会儿,我会怎么样呢?”

 陈仙梅跟叶宇是在同一个小区的,从小学到高中,皆是同班同学。陈仙梅从小便非常漂亮,有班花的称号,当时追求的人很多。

 叶宇虽没有明说,但是陈仙梅当时叶宇对他也是有点意的。只不过当时,他选的并不是外表跳叶宇而是选择了长相英逸,学习成绩良好的贺云峰。她跟贺云峰谈恋爱了之后,加两人便一起读了省里的一家师范学院,毕业后,毫无悬念的结婚了。

 时光蹉跎,一眨眼就是十几年了。女儿也长大了。自己当初看好的贺云峰依然默默无闻,十几年过去了,还是当初那个穷教书匠,当初俊逸的外表在岁月之下,变得丑陋不堪。

 秃头,松垮的肌,内陷的眼睛,甚至有点驼了…哪有当初的模样。有时,看着这个简陋的小家,陈仙梅心里暗想:“如果当时自己选择叶宇,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景?”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