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13章 没有说什么
叶宇看了一下时间,道:“那好,三十分钟后,我们在明珠饭店见。对了,你现在有没有车,要不要我叫人去接你。”

 “不用,在电话上说话不方便,等一下我们再细说。”“好的。”叶宇挂断电话后,尚有些激动。在大学之,他跟李子荣,陈学而,宋昭同这三个人最好。

 大学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联系也少了。如今,陈学而突然出现了,昔日年少轻狂,一起打架,一起喝酒,一起泡mm的时光仿如就在昨天。他看了一下间,打了一个电话给范晓伟:“晓伟,在明珠酒店订个包厢。”

 “好的。”范晓伟能得叶宇重用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他够聪明,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三十分钟后,明珠饭店三楼的一个包厢里。“学而,我们好多年没见了吧。你这些年都跑哪里去了啦?”

 叶宇跟陈学而隔桌而坐。与会的除了叶宇跟陈学而这对老同学外,尚有范晓伟及一位很人的职业女,脸上带着一丝久居高位的从容,但漂亮的裙子以及超过七公分的高跟鞋,又让她显得有那么一丝特立独行。

 女人举止非常优雅,很少说话。范晓伟虽然只是一个教委中任,但是m市的权贵都知道他是叶宇的人,背后代表着m市的常务副市长。

 平里,范晓伟见过的富人大款亦不少,在他们面前,他亦侃侃而谈,笑点江山。不过,今,在叶宇这个老同学面前他去拘谨了许多。不为别的,只为心中那压抑的感觉。

 本能的,范晓伟觉得自己主子的这位老同学跟那些是铜臭味的商人不一样,尤其是对方身上那出的笑看风云的淡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这句话说来容易,但自古以来,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呢?

 眼前的陈学而或许可以做到吧。陈学而很优雅地泯了一口手中的红酒,道:“刚从校门那一会儿,我去了日本,后来又跟几位欧洲朋友到了美国,之后在美国呆腻了,又跑到拉美去了。”

 范晓伟觉得陈学而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男人,比如他刚才说的这一句话,那语气虽然没有抑扬顿挫含感情,但是一种沧桑的感觉却给他带了出来。陈学而要型有型,要学识有学识,气质优雅,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对比他,自己的主子叶宇亦不差,若以一个女人的目光来说,自己的主子会更中优秀,相貌英伟,谈吐不俗,更为重要,经过权利的熏陶,他的身上有一种普通老百姓所没有的特质。

 叶宇上下打量了陈学而一言,笑道:“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混得不错啊!”陈学而道:“哪里什么不错啊,只不过一个有几个钱的商人吧了。有什么事还不得找你们当官的。”

 “梅尔洛斯拉美区的总裁?你y的,还是一个有钱的商人。”梅尔洛斯是世界上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崛起于英国的工业革命,传承数百年,其总部设在瑞士内瓦,坐拥数千亿资金。

 它的商界的影响力无以伦比,每次国外的经济动都有他的影子。垄断俄罗斯石油的西伯利亚石油集团的别万佐夫斯基年轻的时候就曾经梅尔洛斯打过工,受过它的资助。

 日本的本田,德国的西门子…等世界上的一些大型企业的创始人与梅尔洛斯这个金融界的巨无霸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叶宇在说话的时候,也在想,陈学而找他有什么事?陈学而找他除了叙旧之外,应该还有其它的事情。他也没有想到,一向崇尚自由的陈学而会进入梅尔洛斯。

 “呵呵,你是m市的父母官,到时我有事请你帮忙,别翻脸不认人哦。”叶宇吃了一口菜,道:“看你说的,好歹我们也兄弟一场,就算是普通同窗,能帮的我也一定帮。”

 “那倒也是,你小子在大学时就讲意气的。”说此,陈学而笑道:“现在吃得差不多了。我跟琳达初来m市还不太熟悉,你小子是这边的地头蛇,怎么样,等一下带我们去看看吧?”

 “你小不说,我也知道怎么做?我知道你小子最喜欢…“说此,叶宇突然看见陈学而在拼命地替他打眼色,意思是你老兄给我留点面子,还有琳达在场呢?只得转口地道:”上海金壁辉煌前几个月刚在本市开了一家连锁店,完全的巴络克风格,还不错。”

 陈学而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用眼神询问琳达,琳达笑道:“没问题。对于陈学而与琳达之间的关系,叶宇暗感奇怪。本来叶宇以为琳达是陈学而的一个助理什么的,现在看来,有些不一样的

 ***金碧辉煌能在短短几年内挤入竞争剧烈,由天上人间,江南甲第等几家传统娱乐至尊所把持的高端娱乐行业,并成功立足,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这足以在它的历史留下重重的一笔。

 五光十的,炫丽耀眼的霓虹灯,远远望去,便令人有一种眩晕的视觉震憾,穿过大厅,那精美的四骏石雕,传神的御马者,富丽的堂皇大厅设计,极尽繁复夸饰,两者浑然天成,一种富于动感的艺术境界倏然而生。

 除此之外,金碧辉煌尚有最好的dj,最漂亮的酒吧公主,最…为了接陈学而,叶宇自掏包包了一个包厢。

 单是这个包厢的费用就要五千左右。此外还点两瓶拉斐酒庄的红酒。包厢外,震耳聋的金属摇滚响彻整个空间,一个二十左右,染着一头黄发年轻dj正在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年轻人在七彩霓虹灯下肆意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群魔舞。

 吧台上,沙发上,坐着各式阶层男男女女,俊逸的小白脸,穿着感暴的女服务员端着酒水穿其间。

 别看琳达穿得整整齐齐,一副职场金领的打扮,可是一进金碧辉煌,像换了个人似的,在包厢时,听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身体便不由扭动着。

 看她那摇动的样子,没有十年的舞龄是没有那种感觉的。最后干脆说了声‘抱歉’,不住地跑去舞池跳舞。叶宇跟范晓伟面面相觑,随后道:“我们去看看。”

 在心里,叶宇也有点好奇,琳达这个职场高管跳起那种high舞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琳达是中意混血儿,黑发如云,未端微微卷曲,更是万般风情,脸部线条精致柔美,整个一美人胚子,一双眸子冷人,但是转动间,又水汪汪的如梦似幻,高的鼻子,感丰厚的嘴,因为膏的关系,娇滴。

 她的身材很高,近一米七五的身材,再加上那七寸高跟鞋,看起来更是高挑,亭亭玉立,鹤立群,裹着高档职业套装的身体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曼妙动人。

 及膝的短裙之下,出一段雪白的,裹着透明丝袜的小腿。毫无疑问,这个琳达是一个很妖,很的女人,尤其是在她身上还一种很雍容,很神秘的气息。

 她一进舞池,男人便如饥渴的恶狼围了过来。出似叶宇意料之外,外表端庄,有些许冷的琳达在舞场中好像抬换骨似的,舞姿极其妖,一个举动,一个眼神皆有无可比拟的惑力,那扭动的身躯更是让所有雄动物为之疯狂。

 七彩灯下,琳达就像是一块磁石,肆意地收着所有人的目光。看着场中狂舞的琳达,围在她身边所有的男人皆兴奋不已,有一些控制能力差的竟脸色红,兴奋盎然,眼里闪过熊熊的火焰,更有一些自恃舞资不错的青年一边扭动他们的身体,应和着琳达,有些则吹着口哨…

 这是一个妖,一个祸水,那包裹在职业套装里面的身体是那么的动人,站在二楼的叶宇居高临下,正好可以看清琳达。

 饶是以他的淡定,心跳动亦不加快了许多。就在这时,舞池中围在一起的人群给两个带着墨镜,身材壮硕,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的壮汉强行分开。

 那些被强行推开,心中有些莫名奇妙的人本想发火,待见到推开他的是胳膊就有他大腿的彪悍壮汉时心中的火气只得强行下。

 酒吧是一种喧闹的公众场所,藏龙卧虎,人多嘴杂,三教九都有,只要不打死人,基本上打人的是没有什么事的。

 在那保镖的身后,跟着一位衣冠楚楚,油头粉面青年。青年的长相堪称不俗,不过因为长期纵情声,脸有些浮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绣花枕头。

 意识到有些不对,琳达身体停止了扭动,不解地看着青年。不用青年吩咐,身边一位黑衣壮汉亦走到琳达身边道:“小姐,我家少爷想请你喝杯酒。”“对不起,我现在没空。”“我家少爷请你是看得起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另外一个黑衣保镖开口了,语气甚是蛮横:“在m市,还没有人可以拒绝我家公家的邀请呢?小姐识相的话,就跟我们走吧。”

 这时一位带着金丝眼镜,显得儒雅,身穿一套黑色西装的青年推开人群走了上来,笑道:“我道是谁啊?原来是李二公子啊?李二公子带着保镖来寻作乐,真是好兴致。”

 说此,略带戏谑地说道:“他是我朋友的朋友,怎么样,今天卖我个面子吧?”制止住了保镖的冲动,李二公子笑道:“原来是家兄的朋友,不知怎么称呼?”

 家族里,老头子已经内定大哥是他的接班人了,能与精明强悍的大哥做朋友的,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鄙了姓郑,郑则成。”说话的时候,郑则成将手伸了出来。“原来是郑少。我时常听家兄说起郑少你智计过人,是商界的一朵奇芭,今天幸会啊。”

 李二公子脸浮现一丝喜,热情地了上来,道:“今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了,打扰了郑少跟你的朋友。”

 说此,心中亦暗感奇怪,郑则成在m市年轻一辈中也算是顶尖的,今天却替人跑腿。他的朋友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当下小声地问道:“郑少,你的朋友是?”

 郑则成脸现一丝神秘笑意,道:“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只要知道那个人你得罪不起就是了。”讨了个没趣,李二公子颇感无趣,只道:“再会。”说完领着两个保镖走了。郑则成风度翩翩来到琳达面前,道:“小姐,我们上去吧。”

 经过这件事,琳达也没有跳舞的兴趣,便跟在郑则成身后,上了二楼。在包厢门前,范晓伟见到郑则成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郑少,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范兄,朋友之间,说这个太奇怪了。”在一边,琳达听得不名所以,感觉东方人真是太奇怪了。他们不是说是朋友吗?

 怎么称呼还那么奇怪,一个叫郑少,一个叫范兄。而且那个郑则成看范晓伟时,有些讨好的意思。范晓伟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只道:“进来吧。”

 进去后,范晓伟对叶宇说:“叶市长,刚才真是多亏了则成。”“郑则成?”叶宇脑海中并不记得有这个名字的。郑则成亦是玲珑之人,见叶宇这样子,便介绍地道:“叶市长,家父郑经和。”

 郑经和,叶宇脑海中有些印象,m市最大的百货公司便是郑家开的,以前在m市一些重要的聚会上,双方有打过招呼,并不太就是了。叶宇哦了一声,道:“请坐。”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