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12章 在大学时期
“哪敢,哪敢。”丁建成脸上皮笑不笑,也不知道心中是不是真的介怀了。叶宇也没空去着磨他是不是消火,只道:“丁副市长,我希望你记得人民选我们当市长,是让我们为他们服务的,而不是让我们高高在上,指手画脚地指责他们,更不能用他们给予我们的权力对付他们。”

 叶宇你表面上说自己过分了,这会儿又来说我,心中虽然火,但是丁建成却没有表出来,只脸色稍红,讪讪地道:“叶市长说的是。”

 “丁副市长,现在我们去看看吧。”丁建成闻言,有些犹豫,道:“叶市长,现在市政府你当家,我还是不用去了。”外面那些人闹得那么凶,等一下若是群情愤,围攻上来…想想,丁建成就有些害怕。

 “那随你吧。”李家昌心中想的跟丁建成一样,当下道:“叶市长,你看这事是不是要开个会讨论一下啊?”

 以前他是许青云的秘书对于纺织厂的事情知之甚祥。知道这件事不好办,若是叶宇轻率决定的话,市里肯定会有人说话的。

 叶宇摇了摇头,道:“不用。若是开会,这件事没有十天半个月是解决不了的。老百姓既然遇到问题了,我们就要第一时间给他们解决。”

 说此,他对旁边的丁建成问:“丁副市长,上次协调会上你们答应什么时候给他们解决?”第一时间解决,丁建成心中冷笑:“我倒要看看,你叶宇是如何解决的?”

 当下说:“当时答应这个月初解决,可是许青云说政府这边资金不足,他们的事放一放再说。你看这…他刚走,他们又跑来闹,这还像不像话?”叶宇说:“既然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不管合理不合理都要兑现,否则,政府怎么取信于民?”

 丁建成说:“我想许青云当时也是权宜之计,他现在走了,只能由你做主了。我看要平息这一事件,靠做思想工作是不行的,要么就按许市长答应的条件给钱,要么就把带头闹事分子抓起来关上几天。”

 叶宇笑了一下:“你说怎么办好?”丁建成说:“只要政府拿钱,当然是兑现条件好了。”叶宇心想,这丁建成是真傻还是故意装傻,想点起火来,让我去充当上访群众的刽子手,在这关键时刻犯一个低级错误?如果说他傻,也不至于傻到这个地步,如果不傻,那岂不是太可怕了?

 我犯了错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也想竞争市长的宝座不成?退一步讲,如果我失去了竞争市长的资格,也轮不到你丁建成呀,你急什么急?先悠着点儿吧!他几乎不带任何表情地说:“那我尊重你的意见,就按许市长生前定下的办,该兑现的,就一定要兑现给他们。”

 丁建成脸色一变,讶道:“那要一千多万呀,不是个小数字。”叶宇说:“就是两千万也要拿,谁让我们的决策人犯下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谁让我们的许市长向上访的工人做了这样的承诺?现在问题出现了,我们不去承担责任让谁承担?好了,现在我下去见见他们的代表。”

 李家昌顿了顿,最后还是跟在叶宇的身后下了楼。愤怒的群众已经冲进了市政府的大门,像洪一样朝办公室这边卷了过来。李家昌担心地说:“苏市长,你要不先回避一下,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叶宇说:“如果人民市长不敢见人民,那他一定是一个不称职的市长,他还有脸再坐这个位子?”叶宇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前面的群众个个怒目而视,目光中仿佛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眼看就要被奔涌的人群淹没了,他突然大喊了一声:“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他的声音被嘈杂的人没了,只有前面的人能听到,后面的人根本听不到,还在拼命地往前挤。

 李家昌突然出现在了叶宇的面前,大声说:“大家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前面的人慢慢止住了步,有人大声问:“你们这边谁管事的呢?你让他滚出来!”

 “就是,你们市政府说话像放…”李家昌说:“大家安静,不要吵!许市长被双规了,现在由我们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叶宇同志回答大家的问题。”

 有人说:“我们不管你什么常务不常务,先问他能不能说话算数?说话算数了就说,要是不算数,还想哄骗我们,就滚到一边去,让说话顶用的人来说。”

 还有人说:“上次协调会姓丁的副市长不是也参加吗?你让他给我们解释一下!你们红口白牙给我们答应得好好的,现在为什么不给我们兑现?”

 叶宇走上前去说:“大家静一静,让我把话说完了,你们再提问好不好?”声音像一层,越过了人,渐渐地落下来,覆盖住了嘈杂的鼎沸声,整个现场才又一次静下来。

 叶宇这才说:“同志们,我先向你们表态,我能说话算数。许市长的事情我想大家从新闻中都知道了吧,他给大家答应的条件我们m市政府是认可的,是要给大家兑现的,请大家放心!”

 现场又一阵嘈杂声:“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还不兑现,我们怎能放心?”“是不是又想哄骗我们?”

 叶宇用手,仿佛要把大家的声音下去。果然,那议论声就被了下去,现场又恢复了安静。叶宇说:“我叫叶宇,是m市常务副市长。

 大家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们必须要相信m市人民政府。许青云因为某些事情没有及时给你们兑现赔偿金,我代表m市政府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现在我向你们保证,等许市长的事情处理完了,不到一个月,你们的赔偿金一定到位。如果到时再不到位,你们可以找上我的门来,骂我是骗子也好,把我赶出市政府的大楼也好,我都认了。

 现在,我希望你们的代表留下来,到我的办公室,一起对几个细节问题再商讨一下,其他的人先回去,你们说好不好?”

 经叶宇这么一说,人群一下又沸腾了起来,嗡嗡的议论声在人群中响了一片。最后,有人说“我们就听你一次,要是再骗我们,我们就按你的话把你赶出市政府大楼。”

 “这个姓叶的市长说的在理,我们就先回吧。”一时间,人群仿佛一块被冻结的冰遇到了春天的暖,慢慢地融化开来,融化在四街八巷里,市政府的大院突然空旷了。***

 叶宇处理完了群众上访的事务,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市委办突然打来电话通知说,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陈长明明天下午要来宣布是中纪委对于许青云的处罚规定。

 通知明天晚上六点在市政府招待所一起就餐,苏震远要他准时参加。放下电话,叶宇的心里就犯起了嘀咕,省委组织部长来,是不是要涉及到人事任免事项?

 按道理,许青云这类事情省纪秀派一位副书记下来宣布一下就可以了,用不着常委啊!越想,叶宇心中越发没底,就想给自己的岳父黄达华打个电话,探个究竟。

 黄达华是省委副书记,黄玉欣的父亲,对叶宇来说,不是外人。这么多年来,黄达华对他亦是提携有加,尤其是每至一些关键的时刻,都会替他说话,帮他度过难关。

 “爸,是我叶宇。”自己人,黄达华无需客套,道:“我正要打电话给你了,没想到你倒打来了。叶宇,在市长人选还没有确定之前,我提议省委暂时由你全权负责m市政府的工作。

 今天,长顺同志代表省委省政府前去你们m市,有两层意思,一是宣布中纪委对于许青云的处罚规定,二是,我只给你透一下,就是要考察考察市长的候选人。

 叶宇,这对你来讲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是一次考验,你可一定要把握好。”“哦,我知道了。”

 黄达华说:“叶宇,好了,别的话就不多说了,电话中也不方便,你岳母有段时间没见玉欣了,有些想他了,等你有空时回来一趟。

 叶宇放下电话后,少有地点起了一烟。烟是他家乡的大黑子,九块钱一包。叶宇一边着,一边慢慢地品味起了黄达华的的话,觉得黄达华真是他的贵人,每到关键时刻,他总给你帮一把。

 或者说,老婆黄玉欣才是他的贵人。他知道黄达华所以帮他,一方面是欣赏他,另一方面,是因为黄玉欣的缘故。叶宇想等许青云的事完后,空跟黄玉欣去一趟省里,拜会一下自己这个高深莫测的岳父。

 这样想着,他又琢磨起来了黄达华刚才说的话,越琢磨越觉得大领导就是大领导,说出的话就是有水平,既含蓄又有韵味,你可以这么想,也可以那么想。

 你可以认为陈长明到这里来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好,跟他套套近乎,为你的下一步打好坚实的基础。

 或者,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只让你有个思想准备,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要惹出什么麻烦来,让你全面负责政府的工作是我提议的,陈长明部长这次去考察肯定是有重点目标的,犯不着节外生枝。

 或者,他什么意思也没有,只是希望你好好工作,干出政绩。至于你怎么理解,那是你的事,至于结果如何,那就看你的悟性,看你的政治嗅觉了。

 想想,叶宇觉得颇为无趣,论能力,他自誉不比现在m市的任何人差。何必为了一个市长的位置而忧心勿勿,了分寸,现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

 至于当不当得上市长,就顺天由命吧。想到这里,叶宇整个豁然了许多。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就在叶宇要起身的时候,电话却响了。

 屏幕显示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叶宇暗自奇怪,不过还是按了接听键。“你好,叶市长吗?”电话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对方的声音很浑厚,带着一丝磁,煞是好听。“我是叶宇,你是?”

 “老同学才几年不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啦。”“陈学而,是你啊,我们好多年没见了吧。一切还好吧?”

 大学时期,叶宇跟陈学而,李子荣,宋昭同三人是一个寝室,四年朝夕相处,积累下深厚的感情,说是兄弟亦不为过。三个人当中,李子荣的擅长音乐,一把吉他,弹遍整个校园,不少mm都将他封为‘吉他王子’。

 宋昭同则为较普通,毕业后,好像在一所中学当教师。陈学而头脑最为灵活,极有经商天赋,在大学时期,他便开始炒股,炒期货,办自己的网站…成为学校惟一一个年薪百万的人。

 大学毕业后,他拒绝了校方待偶优厚的留校待遇,一个人去了日本。叶宇那熟悉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友情让陈学而这个国外,偿寂寞的游子感动万分,道:“还好,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啊,怎么了?你现在在m市吗?”“哈哈,你还是跟当初一样反应那么快。对啊,我现在就在m市。”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