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狩花 下章
第3章 叶宇心想
他也不知道咋就那样做了,脸唰地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玉仙,你是不是生气了?”钟玉仙不敢看他,只低了头,声若蚊蝇般地说:“没有。”

 听到没有这两个字,他好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似的,再看她时,她那小脸通红,娇羞的样子越发人,热血一子就涌上了他的头脸。

 他一把揽紧了她,壮的手如饥似渴地在这妙人儿身上抚摸着,平里,那令他为之心动,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浑圆股更是受到了他的重点关照。他本想将手伸到里面去的,无奈她的头很紧,而且又系着皮带,让他无法下手。

 钟玉仙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浑圆的部此刻正被他肆意地抚摸,捏着,虽隔着一层牛件,但是她还是清楚地看感受到了他的炽热极力度。

 想推开她,可是越推却给他搂得越紧了。说实话,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她对他很欣赏,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男人特有的魅力。

 可以说,这种欣赏是一个女人对于一个男人的好感。但那仅是好感而已,要她…突然间,钟玉仙浑身一颤,继而一阵哆嗦,原来是他已经将她的t恤了上去,手伸进她的身体里面,霸道地侵略着她。

 现在她知道她已经无力反抗他,只幽幽地道:“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声音很轻。他的眼神炽热,闪动着熊熊的火焰,足以融化任何一个女人心防,语气痴心又绵:“玉仙,我爱你。自从三年前认识了你后,我就一直默默地爱着你。”

 感觉着怀里的身体逐渐的变软,他的胆子又大了许多,道:“你让我抱一会儿好吗?说完,顿了一下,他又说:“我不是和你做换,是真的喜欢你。”

 钟玉山实在想不到他一个那么大的官,说话的时候竟像是一个小青年,弥动着年轻人的热血与痴。感受着他的手慢慢的往上,来到了她的前。她感觉到自己那娇柔的玉峰正刻被他所掌握。

 他好会摸,摸得浑身哆嗦。也许是看他太可怜,也许是她心中早有感觉…她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看她就再没有挣扎。他好像得一个得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心爱玩具那般迫不急待地紧紧地抱着她,气,那炽热的气正好拂在她的发梢上,那发梢就随之轻轻地动。

 她的脸深深地埋在他的脯上,他看不清她是怎样的表情,只觉得她的身子渐渐地变热了,也不再哆嗦了。他用手捧起她那如花蕊般的脸蛋,一下亲住了她。她好像又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这便给了他极大的鼓励与勇气,他用嘴撬开了她的双,将口对准了口,亲到了一起,才觉得她的口里是如此的香甜。

 就在他要有所行动时,那该死的手机却响了,让他错失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过自那以后,两人的关系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有空没空,便发着短信。

 短信的内容由最初的单纯问候逐渐升级,变得暧昧起来…想到这里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市委行政大楼。在司机陈勇的提醒之下,他才恍然过来,将心中所有的瑕思抛开了,略想了一会儿的措词,才走进市委。

 ***在叶宇没到市委的时候,苏震远已经得到了市长许青云被双规的消息。虽然中央纪委在执法上有特权,但是怎么说许青云也是m市政府的一把手,在他的地盘上带走他的市长,中央纪委怎么也得派人通知一下。

 与此同时,通过某些渠道,市长许青云被双规的消息也在市里面传开了,一时间沸沸扬扬起来。一个有着显赫地位的人突然被带走了,一个让多少人羡慕的位子突然空了下来,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这并不是说暗自庆幸的人对许青云多么恨,都在盼着他去死,而是他所占的这个位子实在太人了,位子空下了,别人有了希望,当然就高兴,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

 况且,他是自己犯了过错,又不是因公殉职,暗自庆幸一下也不会受到道德、良心的谴责。常务副市长叶宇有这样的想法,市委副书记张天云也不例外。

 市常委中,张天云的资历也比较深,他先从副乡长开始干起,当过乡长、乡常委书记、县委副书记、书记,又到市里当了几年纪委书记,前几年才当上了市委副书记。

 去年上面有精神,凡是地市级委一律按一正两副配置书记和副书记。当时m市共有四位副书记,除了市委书记主抓市委工作外,其余几位分管组织人事、公安政法、群。

 副书记的削减过程,其实也充了不少明争暗斗。副书记这个位置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往上努一把劲,就是正地级的一把手,往下,被削减下去,调到省上各部局,说不准就成了三把手四把手,不过要想再当一把手就难乎其难了。

 而留下来当副书记的人,显然要比过去的副书记权力集中多了,等于由过去4个副书记分摊的权力一下子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所以这些副书记们都不想离开这个位置,都想留下来继续当下去。

 4个人中留2个,这种竞争不能说小。而这些副书记们都有自己不同的背景,都有各自的实力,竞争到最后,能力水平等等都成了次要的,各自的后台和背景成了关键。张天云因为有省委组织部长谢长明的支持,终于保住了副书记这个位置。

 他在市委常委会的座次也上升到了第三,仅次于市长许青云。现在,王天寿走了,他的名字就很自然地排到了第二位。

 对此,他没有理由不暗自庆幸。尽管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一定能够当上市长,但至少给了他希望的亮光,给了他一个机会。

 机会不是随便垂青于哪个人的,机会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他一定要牢牢地抓住,拼上老命也要朝上挤一挤。

 他知道,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这次要是挤不上去,这一生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他毕竟是年过50的人了,如果再过两年到了五十三四岁,就是有机会也不属于他了。

 除了觊觎着市长位子的人暗自高兴之外,就是没有资格竞选市长的一些人也感到高兴。

 这其中的道理说起来并不复杂,官场中的位子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重要岗位空缺了,如果从下面补一个人上去,就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随之而来会带来一大批人的升迁。

 比如说,许青云走了,假若从副市长中产生一名市长,那么就会空出来一个副市长的位子,有可能就会从各部委各局中产生一个副市长。假若某局局长当了副市长,副局长就有可能当局长,科级干部中就会产生出一名副局长。

 科长当了副局长,副科长就可能当上科长。副科长当了科长,资深的公务员就可以当上副科长…这就好比一个链条,连起了官场中的一切职务,牵一发而动全局。

 自然,有人暗自庆幸也就不足为怪了。这当然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大家都想进步,没有当上官的想当官,当了官的还想当大一点的官。正因为如此,才使这个社会充了竞争与活力,也使这个世界变得如此丰富多彩。

 忧的那些人是平里跟许青云走得很近的市府各部门局长,科长们。现在许青云被双规了,中纪委查出他在经济上有重大问题。那他们这群跟在许青云身边,在面孔着然地贴着‘许派’的人很有可能…

 像这种问题可大可小啊,如果上面真的要追究的话,降职或者乌纱帽不保,还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去蹲牢房。他们自问并不是那么的清白的。跟下面那群人的忧喜不同,苏震远的脸上则是凝重了许多。

 毕竟,他是这座城市的一把手,如今自己的二把手犯了那么严重的错误,那上面的人会不会也怀疑自己有什么问题呢?

 这个,他倒不怕,他自问光明磊落,行得正,坐得真,也不怕上面查出什么?许青云是自己的二把手,如今出了这么重大的问题,上层对自己的能力说不定有所怀疑。

 看来要打个电话探听一下口气了。叶宇平时很少到市委来,原因不是别的,主要是许青云与苏震远的关系比较微妙,这让他这个常务副市长也很难办,如果跟苏震远的关系走得近了,肯定会让许青云心中有芥蒂的,这将不利于政府那边的工作。

 所以,他除了工作上的事非得来汇报,他就来,不需要他来的,就由许青云去汇报。官场中的事就是这么微妙,该你去的地方,你不去不行,不该你去的地方,你多去了也不行。

 你去了,就会引起别人的猜忌和不高兴。现在,他什么都不需要顾忌了,心里才觉得分外的自在。***不知不觉间,叶宇进了市委大楼,来到了苏震远的门口。待他轻轻举起手敲门的刹那,仍然有点儿拘谨。

 过去,他每每找苏震远汇报工作,举手敲门的刹那,心里都有一种怯怯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恐惧与敬畏。事后他常想,在m市,他敲任何一个人的门都不曾有这种感觉,为什么偏偏敲苏震远的门才有这种恐惧与敬畏呢?

 细细想想,并不是苏震远有多么威严,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是书记,是m市的一把手。如果坐在这个位置的人不是苏震远,而是张震远、王震远,他同样也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是因为,在他的心里,早就打下了官阶本位的深深烙印,所以才特别看重这种官场中的等级。倘若你把官场中的等级看得淡了,甚至不为所求,也就无则刚,不可能对这间房间的主人这么恐惧了。

 他再想想那些副市长们,那些各部局的领导们,到他的房间来不也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吗?这其中的道理是相同的,一旦进入官场这个圈子内,一旦还想着往上爬,有所求,有所,就自然而然地会产生这样的心理。

 他觉得,有时候他就像一只爬树的猴子,朝下看,都是笑脸。朝上看,又都是股。左右一看,竟是耳目。

 你要想在这棵树上待下去,不被别的人踢下树,你想为了看到更少的股,看到更多的笑脸,你就不得不继续爬,希望爬得更高一些。官场人生,莫不如是。他终于敲响了苏震远的门,听到里面说进来,他才进去了。

 进去后,他看到苏震远在接电话,正进退两难间,苏震远朝他指指了旁边的沙发,示意他坐下等等他。

 苏震远仍然继续接听着电话,他便远远地坐在了一旁,翻着茶几上的旧报纸,尽量装出一副不听他电话的样子,而实际上却尽量地听着电话中的内容。

 听苏震远说了一声请郝书记放心,叶宇心想,他原来是与省委郝书记在通话,好像说的是有关许天云的事儿。苏震远打完了电话,才一脸严肃地对叶宇说:“叶宇,青云的事你知道了吧?”

 叶宇马上直了直身子说:“知道了,我就是为这事向你汇报请示来的。”苏震远长叹了一声说:“这事儿怎么搞的?老许入,参加工作几十年了,怎么突然会犯了那么大的错误。”  m.UAiXs.Com
上章 官场狩花 下章